已經很少想起,但想起的時候總是唏噓

已不再困惑於當初的某些原因、造成了後來怎樣的結局

對於從沒參與到的種種,也已不是很有興趣、不再悸動、也不再好奇

可以說是我自己的選擇,可是我自己明白,我是不得不如此選擇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