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you can't measure it, it doesn't exist.

 

連結是我們在此的原因,是我們生命被賦予意義的東西。不管你跟什麼階層的人說話,不論是社會公平、心理健康、受虐、疏於照顧的人,感受到彼此的連結的,是我們天生的能力。羞恥,就是害怕不能與人連結,感覺「我不夠好」,我的哪些部分如果外人知道了會不想與我往來。羞恥使我們不能與人連結,但卻是每個人都有的。沒有羞恥心的人,也沒有同理心與人連結。沒人想要談羞恥,但愈不談、感受愈大,為了有連結,我們必須讓自己被看見自己的脆弱。

 

個人價值感的人有很強的愛與歸屬感;其他的則處於掙扎,他們總想著自己是否夠好。兩者之間只有一個差別:相信自己是值得愛與歸屬的。唯一讓我們不能讓人連結的,就是害怕我們不值得彼此連結。全心全意、以強烈價值感活著的人有以下特點:勇氣(不同於勇敢):全心全意講述你到底是誰,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同理心:對自己好後對別人好(對自己好的人才有能力對別人好)。連結:「以真我示人」,為了與人連結,他們願意放下他們「想成為的自己」。坦蕩地接受脆弱:脆弱是必須的。並非指脆弱是很令人舒服的、但也不是很令人痛心的。願意去做沒有任何保証的事、願意投入一場戀愛無論結果好壞、願意先開口說「我愛你」和「對不起」、願意在接受癌症檢查後等待結果。研究結果發現人都與脆弱相處,是脆弱讓人連結。

 

我們應付脆弱的方式:麻痺脆弱,我們不可能選擇性地麻痺情緒,我們想麻痺痛苦,但同時也麻痺一切,如快樂、感激、同情,所以我們感到痛苦,然後追求目標與意義,然後又感到脆弱,形成惡性循環【這不一定是上癮,我們需要去想我們為什麼、及怎麼去麻痺脆弱】。把不確定的事強迫變成確定:宗教、政治。完美化:【你不完美、你生來就需要掙扎,但你值得愛與歸屬】。假裝我們所做的對他人沒有影響:其實我們需要的是誠實,道歉、彌補。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