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考古學上的某些証據証明舊約時代的城市與時代根本搭不上線」
「信主的憂鬱症患者最終仍對未來失去盼望而自盡身亡」
「最終只有自己得救、而不是全家得救」
「陰陽人(體內同時有XX與XY基因)的存在,挑戰我們固有的性別框架」

可以掩住雙眼不看事實、也可以用一些廉價的神學欺騙自己如同屬靈人已洞悉這個世界
「解放」是對那些知覺到自己需要被解放的人而言才是真正的無價
「不思考」,可以引發最大的邪惡

當我們基督徒說出「在神,沒有謊言」時,我們曾經思考過了什麼?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旅程一年回顧 20130607

在Montreal滿一年了,一年是個很好的回顧點。事實上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搞不清楚我出國幹嘛,而我也不是不願意回答,人生有些時刻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才需要出走,要等走過了、分析整理過後,才慢慢知道自己在幹嘛。就好像生了一場重病,病重到需要把工作辭了、也暫時跟家人朋友說拜拜,然後住到醫院裡好好養病。若以一個病人的心態出發,你就會知道問他「為什麼要住院養病?」「為什麼選這間醫院?」這種問題是有點怪異的,當你還沒準備好怎麼回應一個人掏心掏肺的自白時,記得,不要問得太詳細。或許當時想出國的動機只是為了逃離所有熟悉的一切吧(我也從來沒有否認過這個動機),逃離所有痛苦來源、逃避自己無法面對的人事物。暫時先不承擔工作上、家庭裡的責任;到一個新的地方,以一個全新的身分、新的理念,活在不同的朋友、不同的環境當中。想把那個失落的、曾經快樂的自己好好找回來。

找自己?是的,我記得有個人寫過一句話:「尋找自己的代價是昂貴的」,我不能同意他更多。除了金錢上的消耗、同時又沒有收入,孤單無助感的不定期來襲、語言的障礙、對未來茫然又無目標、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及歸屬感、他人不知該如何定位你......這每一點都很要命!旅途中有很多過去想都沒想過的挫折,挫折感幾乎貫穿我全部的旅程;但我同時也知道,一個不處理過去的人也是個無法成長的人,旅途中當然也有不少收穫,這一年來我逃掉了很多事、同時也另外做了很多事。整理自己的旅途,想給自己一些鼓勵吧。



語言學校:出國的第一步


大部分的人出國前第一件事就是先找語言學校,我在台灣就先報了Concordia University十週的全天英文班,先說,我對這間學校沒有任何意見、我也相信裡面的老師不是每個都像我遇到的一樣,不過,我的第一個挫折及第一次感受到文化衝擊就發生在這裡。我自己當了七年的補習班老師,我想像中的語言學校是像補習班那樣,每節課塞很多東西給學生,而我身為學生的責任就是一直不斷地學習。錯!我在Montreal的第一個月就發現,原來世界上不是每個人種都像台灣人那麼「勤奮」。加拿大算是社會福利極好的國家(怪不得那麼多人想移民這裡)、國家的天然資源很豐富,Montreal的文化遺產幾乎是加拿大之最,在這裡一直有種慵懶的感覺,「很會過生活」是比較好聽的說法,「懶隋」則是很會過生活的另一面呈現。我語言學校的老師很懶隋、脾氣也很不好,遲到早退得很誇張,在課堂上的時間也根本沒在教、出的功課也少得可憐,完全就是沒有用心在教學的老師;底下的學生上他的課時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底下發呆,大家都在打混。我的前兩個月就每天生活在「今天要去上課嗎?」的掙扎裡面。我的另一個同學曾在上了一個月的課後寫email給老師,拜托他上課認真一點、給學生多一點挑戰,於是這個老師被惹火了,後來我跟這個老師也有蠻大的衝突。同時間,我當時的房東,一位脾氣很差的法國老太太,也在找我麻煩,她把家裡的網路切掉為了讓我提早搬走,我在那裡只能用微波爐、不能在家裡洗衣服、不能帶朋友回家,這些我都忍下來了。我當時還想說是不是種族歧視、正想著要不要報警,但當時我的另一個室友,一個來自法國的19歲小女生只來住了四天、第四天夜裡就給房東嚇得連夜搬走了,犧牲了一年的房租。於是我知道不是種族問題、是這個老太太過於貪婪,我想她過去利用這種方式不知多賺了多少房租。

我在這裡的前三個月相當戲劇化,遇到很多困難、但同時也得到很多人的幫助。我在這裡認識的其他台灣人都很好相處,幫了我很多。第四個月開始,我在YMCA上了兩個月的英文班,這次的經驗就好很多,老師認真有趣、教法充滿創意,同學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分佈很廣,同學中年紀最小的只有十幾歲、最大的有五十幾歲;我也開始跟著YMCA到其他地方旅遊。就在一切看似順利時,我經歷了另一種挫折。首先,發現自己的英文並不會因為上語言學校而突飛猛進,無論說聽讀寫的能力到了一個程度就不太容易再進步;第二,難以交到真正的好朋友,身邊的同學來來去去、對當地人來說我也是那個來來去去的人,同齡的朋友大部分都結婚、有家庭和自己的工作了,「我」的定位和角色是什麼?即使在教會裡,教會裡的最小人際交往單位是小家庭,幾乎沒有同齡的單身人。其實這個困境並不是只有在這間教會才有,我總覺得大齡的單身基督總是多多少少在教會裡會面臨這樣的掙扎。Montreal的夏天真的相當精采,有參加不完的festivals、逛不完的博物館和美術館、party不斷的夜生活,但,這些不是三十幾歲的我想要花很多時間在上面的,而我對「不知道自己要幹嘛」的狀態開始感到焦慮。


神學院修課,讀書會的成立


人的不滿足總是會導致某些行動。在YMCA的課程快結束時,我就報名了presbyterian college一門將近四個月的舊約批判課程、這是類似延伸制的課,一方面是對語言學校的課程感到無聊、想上些自己有興趣的課,也想趁機在四個月內把舊約速讀一次;一方面也想測試一下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否有辦法聽懂研究所裡的課程。但,舊約批判?是的,我上到一半才發現是舊約批判這種高級課程、課程loading很大,課程中舉出很多聖經不符現實的考古証據,我以為我是英文不夠好聽錯了,後來跟同學討論時才發現,大家都對這樣的說法非常不舒服。原來這是一次信心拆毀再重建的課程,聽這裡的牧師說,通常進神學院後第一或第二年就開始會有這樣的課,等於要把我們過去的神學觀念打破、然後重建,如果還走得下去,之後對神的信心會進入另一個不同的階段。同時間我還參加了一個中文、一個英文查經班,幾乎所有時間都在念書。同時間,我想在這裡成立類似葡萄小組的團契,於是開了一個「改變帶來醫治」的讀書會。這段時間其實我覺得過得蠻充實的,雖然後來談戀愛去了而沒有把課程修完(其實也只miss掉最後一堂課及期末考),舊約也沒念完、但我念完大部分的舊約了,這幾個月重當全職學生的體驗還是很棒的。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