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曾參加一個對我來說價格算昂貴的工作坊,由於價格不低,大部分的人出席率都很高,但有一位伙伴出席率極低、我估一估大概不到一半的出席率吧;但只要他出席的時間他都非常認真學習、把握發問及練習的機會。當時的我看到他時心裡總有很多猜測:他應該是不缺錢吧,為什麼報了這麼貴的工作坊又不常來?還是他覺得工作坊很無聊、學不到東西?但他的態度看起來又不像...

最近由於身體及精神狀況的諸多限制,我開始理解那位伙伴的行為了!他有非常忙碌的工作又有家庭,所以應該是在自己有限的時間中抽空來參加工作坊,說起來他的動機非常強,因為即使知道自己只有不到五成的出席率,他還是報名了、並且很認真地在能出席時用力吸收並學習。

過去工作上的訓練讓我對於「完美」及「不可出錯」有嚴重的偏執,畢竟我出錯影響的不止是我一個人而已,可能還有全班上百個學生的權益、及要麻煩一大群辛苦的工作人員要替我擦屁股...

但現在,我發現自己需要學習另一種生活的態度,就是「分辨優先次序」及「放過自己」。想做的事可能有十件,但扣掉該盡的其他人生責任、及衡量體力能力金錢等各樣限制後我只能做一或兩件,要選擇哪一或兩件事來做就很需要智慧,誠實問問自己內在的動機、及是否符合我的價值觀。此外,盡力,但接受「即使盡力了也做不到一百分、甚至還常常不及格」,是在內心劇場裡的小戰爭...

衝衝衝的人生比較容易;能慢下來感受生活正在有運律地呼吸、並交托的人生,說真的,才是違反人性、但必須學習的,因為這裡面隱藏了一個不容易覺察的價值觀:「身而為人,我不是因為做了什麼或達到了什麼才有價值」。

放過自己才能放過別人,說真的,別人的學習態度與我何干?我們哪裡知道別人的內心劇場正在上演什麼,正在對抗什麼?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靈治癒生命的八個階段,第二章  

昨天讀到的這段不斷在我心中發酵,心中很感動!浪子的故事耳熟能詳,聽過不少講道、也常默想,父親對小兒子的「放蕩」我們很容易理解,或許在看這個比喻時我們也常自比那個「叛逆、卻始終被父溫柔對待」的小兒子,可是......大兒子呢?

我們通常不會自比大兒子的角色,我們不要辛勤工作、孝順父母後,卻被父親嚴厲對待;我們甚至還常把大兒子比成「享有恩典、卻總是批判別人」的法利賽人!我一直對大兒子有種疼惜,因為,我覺得在台灣的家庭中,長子/長女、或家中唯一沒結婚的孩子常常就是那個大兒子,是個那啞巴吃黃蓮、有口說不出的角色。(其實教會也是一個系統,在教會中也可以看到這些角色)

這位父親對大兒子的態度在我心中疑惑了很多年,這本書在描述這段經文前很巧妙地前面先講家庭系統的概念中孩子僵化的角色,無論大兒子或小兒子,原來都是在自主危機中-大兒子的「自以為義」是因在家中扮演「英雄」的角色而不自知;小兒子的「放蕩」是因在家中扮演「代罪羔羊」的角色而不自知,他們對這位全然沒有自主危機的父親的「愛」和「公義」的認識都不完整。

仔細想想,這父親對待這兩個孩子的態度也沒有差那麼多,他「信賴」他們、他的態度都是「凡我所有的都是你(們)的」。事實上,這位有智慧的父親甚至「任由」他的兩個兒子自己顯露出他們自己各自的自主危機-無論是小兒子的放盪(事實上他根本對自己是誰和自己的能力一無所知)、或大兒子的自以為義(他沉浸在被虧待的痛苦中不願接受安慰、也不願用現有資源放膽走出舒適圈),然後再分別以「放任的愛」和「嚴厲的愛」來挽回他最愛的這兩個兒子!

是我們那「殘缺的公義觀」才會期待父親要對這兩個兒子有不同的態度-對小兒子嚴厲、對大兒子放任,神的智慧真是難以測透、且超越人性!我喜歡書中最後一句話「爭取自主使他們自己徹悟到愛的深度,認清了愛不是意志的競賽。」父神的愛就是這樣,深、廣、而且有智慧!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我們現今對天堂有限的理解,天堂難以想像
特別是在我結婚後感覺特別強(我們之後如何恢復成不娶不嫁的身分?)
(不要告訴我之後神會完全滿足我們對關係的需求所以不用嫁娶...
 我知道!我只是說難以想像~)
 
我們知道在天堂仍要工作,但可能有些人要失業或轉行了~我可以想到的有...
第一個,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很不幸地在天堂沒有病痛
第二個,心理治療師。原因同上
第三個,寵物美容師。嗯...我相信他們在天上不會失業的!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恩典真是難以理解、常常也讓我難以接受,如同這篇文章5 Ways We're Confused By Grace: A Psychologist's Take中所說的一樣。

 

「恩典/罪」的對立性是很常見的,而我第一次看到「恩典/自然」的對立性好像是在電影 The Tree of Life裡看到的,電影中將世人的路分成「恩典之路」與「自然之路」,記得當時心中有點震憾、也有點疑惑。

 

今天TWA讀到雅各與神摔跤這段我已經讀了好多次還是充滿疑惑的經文,我好像對於「恩典/自然」的對立性有一點點跟過去不一樣的體悟。雅各犯了什麼罪神要與他摔跤?好像沒有,雅各只是如同你我及所有世人一樣正面臨一個非常大的生命難題-他可能將要失去生命,並且他正用盡全力解決中;更奇怪的是,他還贏了這場與神的摔跤、被祝福了,但是腿卻瘸了。

 

神的恩典有時表現在對付罪、有時卻只是對付這種「天然性」,他對付的方式不是列出一堆道德清單、而是隱名並化身成人的樣子在你最困難的環境中與你面對面摔跤,而那永恆的傷痕也同時是得勝的記號,叫你同時知道神的大能、神的同在、神的祝福、以及神讓你得勝那背後深深的憐憫和對新婦的愛情。恩典是白白的、卻不是廉價的,經歷恩典是要付代價的、但無法用代價去買恩典。

 

這種對付可以幫助信徒進入昨天何哥談的那種「脫離孩子、可以與神面對面的成熟」,好像也是 N. T. Wright在他的書《路加福音.真是這樣》裡所談到的八福背後天翻地覆的超越性含意,好像也是Eugene Peterson的《Traveling Light》裡所談的那種真自由。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4年底第一次進教會,那時的年紀剛好是一般人認定最適合結婚生小孩的年紀。2005年初,第一次在教會裡被牧師特地為我的婚姻禱告,並從那之後,團契或肢體不知為我的婚姻禱告了多少次、難以計算,可惜當時我腦袋裡從來沒把結婚當成一個選項。而在即將邁入30歲大關前,我開始認真把婚姻放入我的禱告名單中。如今,已經到了現在就算立馬懷孕也是高齡產婦的年紀,還是單身,同時發現人生想追求的東西全都沒有追求到;而最可怕的是,發現這樣的年紀還單身的我已經慢慢被社會及教會邊緣化:已婚的朋友們重心都在家庭裡,他們的另一半不一定希望他們能常常跟你出來吃飯聊天,常常得約在離他家很近、離你家很遠的餐廳,並隨時有取消約會的可能,就算他們跟你好不容易約了吃飯,總是會因孩子的緣故遲到三四十分鐘以上,而這個「正當理由」你永遠也無法「正當反搏」。你所有的興趣你已婚的朋友大概都沒有興趣,就算他們有興趣,也沒有時間,因為家庭真的要花掉他們很多的精力跟時間,他們也有他們的功課及議題需要對付。教會裡的大型活動幾乎都是為家庭設計的、說得更精準一點是為那些有孩子的家庭設計的,當我看著他們總是坐到最前面的位子為他們孩子在教會裡的歌唱或戲劇表演拍照、鼓掌時,我心裡忽然覺得好孤單。即使是單身社青團契,也開始以婚姻的挑戰為教材,或者直接把單身的人集中在宣教團契,因為,宣教豈不是為單身又成熟的基督徒設計的嗎?可是我從來沒感覺神呼召我去異地宣教,所以,在這樣的團契裡,我常常都覺得格格不入。

我發現,身邊大部分的人都把單身當成進入婚姻前的一個過渡時期,尤其是女人,男人單身的合理性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比較高?當你年紀這麼大了,還是單身、並且沒有孩子,他們不知怎麼定義你、跟你互動;偏偏這個時候若你正在經歷轉職的過程而還沒有工作,這些人更是搞不懂你了!他們心裡默默為你貼上一個「不為自己人生負責」的標籤、可是還是微笑著跟你說加油,更慘的是還有人想以他自身的經歷來「教導」你你的人生該怎麼活。我有時候想跟他們說:你們好像忘記耶穌跟保羅都是單身漢,但又說不出口,因為我也怕他們問我:耶穌跟保羅單身是服事神,你單身為了什麼?他們常常會以為單身是我的選擇,就像他們以為同性戀是那些人的選擇一樣。無法挑戰、不能argue!於是有些人開始把單身當成我身上的一根刺,他們認為我在對付這根刺,可是慢慢地,他們開始離我愈來愈遠,因為這十年來我心裡的轉折、考量,他們不了解,除了為我的婚姻禱告,他們不知還能為我禱告什麼、或怎麼「勸戒」我,他們不知道,我還有除了婚姻外其他更需要代禱的事項。

我從來沒覺得單身或結婚哪個比較聖潔、或比較容易,我聽過很多基督徒為了結婚而結婚的故事,那些故事沒有違反神的誡律、卻讓我聽了很害怕!我從來不覺得我沒有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可是我沒有選擇單身,我頂多只是選擇了「不為了結婚而結婚」,而只是神到目前為止還讓我單身。我不曉得我未來會不會進入婚姻、會不會有孩子,可是就算都沒有,我的人生也不想白過,所以我努力追尋、發揮自己的恩賜服事人。我不結婚人生會有遺憾、會有很多試探跟掙扎,可是結婚我的人生一樣會有遺憾、會有試探跟掙扎。其實,我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奇怪、那麼不可理解,對吧?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不懂的是,這個世代,性還需要解放嗎?

性早就解放了。

連大陸通姦都除罪化了

 

搞多P性派對的人正等著多元成家法案通過來讓派對合法化嗎?

那些想跟狗跟貓跟蛇跟馬有性行為的人,正虎視耽耽地等著多元成家法案通過、搞個痛快嗎?

所多瑪、蛾摩拉整座城的男人全都想跟那兩個俊美的天使「搞同性戀」嗎?

亂倫不在性解放議題中,因為那些高喊性解放的人裡沒有人想對自己的家人下手

 

新約時代的基督徒最寶貴的就是,我們裡面有聖靈幫助我們「真實選擇」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每個人眼睛所見,絕對跟過去的人生經驗有關

如同以賽亞貴為皇族,雖然他被神大大使用,但他就比較少談到社會公義;

而其他出身卑賤的先知,就常常為窮人或社會上的弱勢團體發聲

每個人談信仰,也都跟自身的經驗有關

過去你怎麼經歷神(或經歷不到神),你就容易用這樣的經驗投射在別人身上

的確在信仰裡每個人都如瞎子摸象,每個人都只摸到神的一點點

所以同樣一位靈,會感動不同的追隨者去做不同的事,這其實是很正常的!

 

老實說,來Montreal這一年,我自己在「社會福音」這一點想法有些改變

過去教會的教導比較著重在我們個人與神的關係、個人與團契(人)的關係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考古學上的某些証據証明舊約時代的城市與時代根本搭不上線」
「信主的憂鬱症患者最終仍對未來失去盼望而自盡身亡」
「最終只有自己得救、而不是全家得救」
「陰陽人(體內同時有XX與XY基因)的存在,挑戰我們固有的性別框架」

可以掩住雙眼不看事實、也可以用一些廉價的神學欺騙自己如同屬靈人已洞悉這個世界
「解放」是對那些知覺到自己需要被解放的人而言才是真正的無價
「不思考」,可以引發最大的邪惡

當我們基督徒說出「在神,沒有謊言」時,我們曾經思考過了什麼?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旅程一年回顧 20130607

在Montreal滿一年了,一年是個很好的回顧點。事實上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搞不清楚我出國幹嘛,而我也不是不願意回答,人生有些時刻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才需要出走,要等走過了、分析整理過後,才慢慢知道自己在幹嘛。就好像生了一場重病,病重到需要把工作辭了、也暫時跟家人朋友說拜拜,然後住到醫院裡好好養病。若以一個病人的心態出發,你就會知道問他「為什麼要住院養病?」「為什麼選這間醫院?」這種問題是有點怪異的,當你還沒準備好怎麼回應一個人掏心掏肺的自白時,記得,不要問得太詳細。或許當時想出國的動機只是為了逃離所有熟悉的一切吧(我也從來沒有否認過這個動機),逃離所有痛苦來源、逃避自己無法面對的人事物。暫時先不承擔工作上、家庭裡的責任;到一個新的地方,以一個全新的身分、新的理念,活在不同的朋友、不同的環境當中。想把那個失落的、曾經快樂的自己好好找回來。

找自己?是的,我記得有個人寫過一句話:「尋找自己的代價是昂貴的」,我不能同意他更多。除了金錢上的消耗、同時又沒有收入,孤單無助感的不定期來襲、語言的障礙、對未來茫然又無目標、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及歸屬感、他人不知該如何定位你......這每一點都很要命!旅途中有很多過去想都沒想過的挫折,挫折感幾乎貫穿我全部的旅程;但我同時也知道,一個不處理過去的人也是個無法成長的人,旅途中當然也有不少收穫,這一年來我逃掉了很多事、同時也另外做了很多事。整理自己的旅途,想給自己一些鼓勵吧。



語言學校:出國的第一步


大部分的人出國前第一件事就是先找語言學校,我在台灣就先報了Concordia University十週的全天英文班,先說,我對這間學校沒有任何意見、我也相信裡面的老師不是每個都像我遇到的一樣,不過,我的第一個挫折及第一次感受到文化衝擊就發生在這裡。我自己當了七年的補習班老師,我想像中的語言學校是像補習班那樣,每節課塞很多東西給學生,而我身為學生的責任就是一直不斷地學習。錯!我在Montreal的第一個月就發現,原來世界上不是每個人種都像台灣人那麼「勤奮」。加拿大算是社會福利極好的國家(怪不得那麼多人想移民這裡)、國家的天然資源很豐富,Montreal的文化遺產幾乎是加拿大之最,在這裡一直有種慵懶的感覺,「很會過生活」是比較好聽的說法,「懶隋」則是很會過生活的另一面呈現。我語言學校的老師很懶隋、脾氣也很不好,遲到早退得很誇張,在課堂上的時間也根本沒在教、出的功課也少得可憐,完全就是沒有用心在教學的老師;底下的學生上他的課時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底下發呆,大家都在打混。我的前兩個月就每天生活在「今天要去上課嗎?」的掙扎裡面。我的另一個同學曾在上了一個月的課後寫email給老師,拜托他上課認真一點、給學生多一點挑戰,於是這個老師被惹火了,後來我跟這個老師也有蠻大的衝突。同時間,我當時的房東,一位脾氣很差的法國老太太,也在找我麻煩,她把家裡的網路切掉為了讓我提早搬走,我在那裡只能用微波爐、不能在家裡洗衣服、不能帶朋友回家,這些我都忍下來了。我當時還想說是不是種族歧視、正想著要不要報警,但當時我的另一個室友,一個來自法國的19歲小女生只來住了四天、第四天夜裡就給房東嚇得連夜搬走了,犧牲了一年的房租。於是我知道不是種族問題、是這個老太太過於貪婪,我想她過去利用這種方式不知多賺了多少房租。

我在這裡的前三個月相當戲劇化,遇到很多困難、但同時也得到很多人的幫助。我在這裡認識的其他台灣人都很好相處,幫了我很多。第四個月開始,我在YMCA上了兩個月的英文班,這次的經驗就好很多,老師認真有趣、教法充滿創意,同學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分佈很廣,同學中年紀最小的只有十幾歲、最大的有五十幾歲;我也開始跟著YMCA到其他地方旅遊。就在一切看似順利時,我經歷了另一種挫折。首先,發現自己的英文並不會因為上語言學校而突飛猛進,無論說聽讀寫的能力到了一個程度就不太容易再進步;第二,難以交到真正的好朋友,身邊的同學來來去去、對當地人來說我也是那個來來去去的人,同齡的朋友大部分都結婚、有家庭和自己的工作了,「我」的定位和角色是什麼?即使在教會裡,教會裡的最小人際交往單位是小家庭,幾乎沒有同齡的單身人。其實這個困境並不是只有在這間教會才有,我總覺得大齡的單身基督總是多多少少在教會裡會面臨這樣的掙扎。Montreal的夏天真的相當精采,有參加不完的festivals、逛不完的博物館和美術館、party不斷的夜生活,但,這些不是三十幾歲的我想要花很多時間在上面的,而我對「不知道自己要幹嘛」的狀態開始感到焦慮。


神學院修課,讀書會的成立


人的不滿足總是會導致某些行動。在YMCA的課程快結束時,我就報名了presbyterian college一門將近四個月的舊約批判課程、這是類似延伸制的課,一方面是對語言學校的課程感到無聊、想上些自己有興趣的課,也想趁機在四個月內把舊約速讀一次;一方面也想測試一下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否有辦法聽懂研究所裡的課程。但,舊約批判?是的,我上到一半才發現是舊約批判這種高級課程、課程loading很大,課程中舉出很多聖經不符現實的考古証據,我以為我是英文不夠好聽錯了,後來跟同學討論時才發現,大家都對這樣的說法非常不舒服。原來這是一次信心拆毀再重建的課程,聽這裡的牧師說,通常進神學院後第一或第二年就開始會有這樣的課,等於要把我們過去的神學觀念打破、然後重建,如果還走得下去,之後對神的信心會進入另一個不同的階段。同時間我還參加了一個中文、一個英文查經班,幾乎所有時間都在念書。同時間,我想在這裡成立類似葡萄小組的團契,於是開了一個「改變帶來醫治」的讀書會。這段時間其實我覺得過得蠻充實的,雖然後來談戀愛去了而沒有把課程修完(其實也只miss掉最後一堂課及期末考),舊約也沒念完、但我念完大部分的舊約了,這幾個月重當全職學生的體驗還是很棒的。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2 Wed 2013 10:49
  • 藝術

藝術常不小心走向神秘,搶了僅屬於上帝或魔鬼的色彩。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f you can't measure it, it doesn't exist.

 

連結是我們在此的原因,是我們生命被賦予意義的東西。不管你跟什麼階層的人說話,不論是社會公平、心理健康、受虐、疏於照顧的人,感受到彼此的連結的,是我們天生的能力。羞恥,就是害怕不能與人連結,感覺「我不夠好」,我的哪些部分如果外人知道了會不想與我往來。羞恥使我們不能與人連結,但卻是每個人都有的。沒有羞恥心的人,也沒有同理心與人連結。沒人想要談羞恥,但愈不談、感受愈大,為了有連結,我們必須讓自己被看見自己的脆弱。

 

個人價值感的人有很強的愛與歸屬感;其他的則處於掙扎,他們總想著自己是否夠好。兩者之間只有一個差別:相信自己是值得愛與歸屬的。唯一讓我們不能讓人連結的,就是害怕我們不值得彼此連結。全心全意、以強烈價值感活著的人有以下特點:勇氣(不同於勇敢):全心全意講述你到底是誰,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同理心:對自己好後對別人好(對自己好的人才有能力對別人好)。連結:「以真我示人」,為了與人連結,他們願意放下他們「想成為的自己」。坦蕩地接受脆弱:脆弱是必須的。並非指脆弱是很令人舒服的、但也不是很令人痛心的。願意去做沒有任何保証的事、願意投入一場戀愛無論結果好壞、願意先開口說「我愛你」和「對不起」、願意在接受癌症檢查後等待結果。研究結果發現人都與脆弱相處,是脆弱讓人連結。

 

我們應付脆弱的方式:麻痺脆弱,我們不可能選擇性地麻痺情緒,我們想麻痺痛苦,但同時也麻痺一切,如快樂、感激、同情,所以我們感到痛苦,然後追求目標與意義,然後又感到脆弱,形成惡性循環【這不一定是上癮,我們需要去想我們為什麼、及怎麼去麻痺脆弱】。把不確定的事強迫變成確定:宗教、政治。完美化:【你不完美、你生來就需要掙扎,但你值得愛與歸屬】。假裝我們所做的對他人沒有影響:其實我們需要的是誠實,道歉、彌補。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來到Montreal快四個月了,這四個月裡,我盡量讓我的blog空白。有的時候,我覺得這裡似乎成了我這一年多來想念阿媽、懷念阿媽的地方。來到Montreal後,幾乎沒有想過家,每天眼睛睜開,就想著如何在這個陌生的國度中生存下去、如何節省金錢、以及焦慮著下一步到底在哪裡。倒是想起阿媽哭了幾次。上上禮拜爸爸傳訊問我:「阿媽如果過世,妳要不要回來?」我一看到,眼淚就掉出來,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爸爸,無法抑制地想起從去年四月到我出國前那段日子、想起神在這段時間給我的經文,最後,我的思緒聚焦在我出國前最後一次下高雄去探望他們那一天...

我直到最後一次下高雄才告知阿公阿媽我要出國的事、機票都訂好了,往Montreal、單程。阿公問我為什麼要去,我說,去念書啊!然後沒再多說什麼。那次我打定主意,要鼓起勇氣最後一次問他們願不願意信耶穌,但下去了兩天我始終沒有勇氣開口。眼看著時間過去、愈來愈接近我回台北的時間,阿媽忽然精神好了一些、坐起身來,她當時已經幾乎24小時都躺著了,我坐到她旁邊,輕聲跟她說:「阿媽,謝謝妳照顧我,我很感謝妳、我很捨不得妳!」然後我就在她旁邊哭了起來...阿媽那天頭腦忽然清楚了一下,她看著我,只跟我說了一句話:「啊你是我的孫啊!」,他們跟我自己都放任著我在那裡哭著。整理好情緒後,我再輕聲又篤定地問她說:「阿媽,信耶穌好不好?耶穌會照顧妳」,阿媽跟我說:「再看看啦~」,我再問阿公,阿公說:「不用到這樣啦!」。那一瞬間,我明白他們是拒絕我了,同時間我也明白,他們內心真正的答案只有上帝知道了,我內心既絕望又鬆了口氣,上帝明白,我已經什麼都不能做了。我再待了一下下想通這一切,內心情感快要衝出胸口,含著淚拿起行李跟他們說我要回台北了然後快速往大門走、關上門,阿媽的聲音從門縫間傳來:「妳不能再多待一天嗎?」,門關上那一刻我放聲大哭,然後往高捷站走去...

或許那會是我最後一次跟阿媽見面了,我不知道。

 

陳文茜與媽媽的故事

陳文茜與外婆的故事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31 Tue 2012 22:45
  • 激盪

也可以,任由每次的文化衝擊所激盪出的濃郁情感誠實地傾潟而出

也可以,安靜地讓這些衝擊在我裡面蘊孕我,直到我確定我成為了什麼

我盼望成為後者,

  但,我有太多想說的....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加拿大的事幾乎詆定了。再兩個月我就會在Montreal、進入Concordia University附屬的語言學校就讀。

去年四月阿媽生病,我崩潰了兩個月無法運作;緊接著,被神透過幾個教會姐妹把我撿回來,然後我參加兩個分別為中英文的查經班、進入神學院就讀、並加入探訪隊服事、又進入教會裡的一個支持團體;同時間工作量又增加,並且每個月都下高雄去探視阿公阿媽、一直想跟他們傳福音。今年過年期間阿媽的狀況很不好、幾乎要走了,我再次崩潰,哭著跟爸爸說我想真正休息一段時間、又哭著打給老闆辭職,這兩個人都被我嚇到了,特別是爸爸的不知所措讓我心疼;我把工作量減少下來、停止神學院及查經班的課程、暫停服事,增加團契的時間。

【真】

如今又進入四月了。這一年來,我感覺我內裡有一些重大改變,我這輩子不曾像這一年必須時時刻刻禱告才能繼續睜開眼睛把日子過下去的光景,我著實體會到什麼叫做"the poor in spirit";保羅為自己身上的刺只向上帝禱告了三次,他的信心大到我真是不可思議,上帝回答他:「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回顧這一年,我真是屢經患難卻不至於死亡,上帝透過許多的經文直接向我的心說話,通常這種時候我都哭到不能自己;祂也透過肢體的關懷及體貼接納讓我實際感受祂的愛。這一年來無論是讀經、或是屬靈書籍,我感受我不是單單增加對神的知識、我感覺我是把這些話語吃進去了,這些話語變成我生活的能量、食物、及醫治我的藥;我與人的相處不再禮貌而疏離,我會放心悲痛、用力憤怒、連我的笑容也真誠誠懇、我的禱告也真切。我好像愈來愈貼近真實的自己、活得有如加拉太書裡所形容的自由。

對於苦難,我的理解更深層了。我明白這是上帝祝福的管道,使我們在祂面前可以更謙卑地放下自己、而祂就開始替我們做事。

今年一月我在朋友的強力推薦下半推半就地申請了加拿大的working holiday visa,你若問我對去加拿大有什麼期待,我會坦白又真誠的說:沒有期待。這五年來,我幾乎不知什麼叫夢想、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我可以行程滿滿卻不知自己在幹嘛,為什麼要工作?為什麼要聚餐?為什麼要運動?為什麼要活著?我都可以做、但卻不知自己在幹嘛。申請的過程一路都順利,我看到網路上其他同樣申請WHV的人每天緊張兮兮地詢問審核進度、調查當地生活的資訊,相對於我的冷淡,我一度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在浪費時間,我連一次都沒為我的申請會不會通過而緊張、也完全沒有去搜集任何資訊,但總之三個禮拜前,我接到審核通過的email,然後又在沒有任何資訊的狀況下接受了一個姐妹的幫助,我的語言學校也有了、住的地方也有了、連教會都有了;她弟弟是個牧師、在當地牧養一個華人教會,我竟然要去跟牧師一家人住在一起了!這一切快到我現在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Montreal一直不是在我腦袋裡去加拿大的選項,我怕冷,Vancouvor比較像是我會選的地方。事實上我申請完語言學校後才上google map查了一下Montreal到底在哪裡;並且我收到語言學校的入學審核通知信兩三天後,也就是剛剛,才知道我竟然要去一個法語區學英文!這一切只有兩個可能:第一,我是一個白痴;第二,神的帶領就是如此。

前天玖玫姐問我:「敏慈,妳現在的議題是什麼?」我一時之間還真的回答不出來。我想我的問題還是都一模一樣,只是這些事現在都不在我腦袋裡跑、似乎不那麼困擾我了,我與上帝的關係不太一樣了,以前我不認為祂回應我任何的禱告,現在,我禱告,祂要嘛就是透過經文回答、要嘛就是我從生活上找出祂做事的線索,我感覺我的接受器變敏感了,祂的回答都震耳欲聾、並且直擣問題核心、完全不是靠我的頭腦去想像出來的。

【美】

昨天我跟爸爸說我決定要去加拿大了,他說:「妳全權決定」,我忽然感受到一種很奇異的美感。這句話,從小到大我幾乎沒有聽過他對我說,他的掌控如影隨行。他以為我出國是在追求夢想、很多人都這麼以為,我也不想辯解了。我不知道神為什麼會這樣帶領我,我現在的感受很像耶穌對彼得說的那句話:「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腰帶、隨意來去,你年老的時候別人要替你束上帶子、帶你到你不想去的地方」這句話雖然是耶穌對彼得個人發出的預言、不適用於所有人,但我的感受就是如此。不是說我不想去加拿大、或去哪裡、或做什麼,我是真的感覺我在地上就是寄居的、是客旅,到哪、做什麼,對我來說都好、也都沒有那麼好。今天跟老闆辭職了,只談不到十分鐘,我以為要談個至少一個小時,老闆很支持,他笑著說:「這一切冥冥中好像安排好了」,我愣了一下,對他笑了一下,其實我心裡想:「你的這個反應才是神安排好要來給我驚奇的!」。是的,神預備。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太福音

10:32 「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
10:33 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
10:34 「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
10:35 因為我來是叫人與父親生疏,女兒與母親生疏,媳婦與婆婆生疏。
10:36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裏的人
10:37 「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愛兒女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
10:38 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
10:39 得著生命的,將要失喪生命;為我失喪生命的,將要得著生命。」

路加福音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迷上了看「報告狗班長」(Dog Whisperer),Ceasar對狗真的是有一套
不論什麼狀況的狗-兇狠的、亂吠的、精力過盛的、膽怯的、偏執的,他似乎都知道能用什麼方法把狗「回復原狀」
他常說:「要讓狗當狗、回復他作為狗的本性,這樣牠才會開心」
大部分的時候他只要到狗主人家裡對狗主人做一些「觀念的糾正」就可以了
有些問題比較嚴重的,他就會把牠帶到他的「狗狗心理治療所」
其實就是帶到他自己所養的一群狗裡面,讓問題狗過團體生活、跟其他正常狗學當一隻正常狗
通常,那些「問題狗」會先變成「困惑狗」,搞清楚誰才是老大後就會瞬間變成「乖狗」....
「Ceasar, 你偷偷換了一隻狗吧?」這是狗主人常常笑著問的問題
Ceasar常說:「改變人的觀念、比改變狗的行為更困難,而那就是我的工作之一」
Very true!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年前,我的外婆過世。
Emily是我一個從小給外婆帶大的表妹,出生在美國、在台灣的時間不多,我們見面的機會也很少
成長過程中陸續聽過她的消息,叛逆、憂鬱症、後來信主了。
最奇妙的是,我們差不多同時間發病、同時間信主,分別在加州及台北
外婆的告別式上,我們見面了,沒有多聊。
那天的她好慘,全身發抖、哭到幾乎暈倒、對家人發怒....
我知道,那不是一個可以跟她談心的好時機,當時的她需要的也不是我們言語上的安慰。她需要的是時間及空間
兩個月前她結婚了、回台補請宴客,她的丈夫正在念神學院、未來會是一個牧師
婚禮上我們仍然沒什麼機會說到話,然後她又回美國了
於是,幾個禮拜前我寫了一封email給她,我知道她是我身邊目前為止最能了解我心情的人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月、又一個月過去

感謝上帝,又多了這一個月、又一個月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學期初,我A班的某個學生跑來告訴我

他受魏德聖的影響想當導演、念到大三休學回補習班打算重考影劇科;

過不久,我B班的某個學生跑來告訴我

他大學念電機但這不是他的興趣所在、所以休學回來重考獸醫系

那是他真正想從事的行業

 

上個禮拜我一進到補習班,就聽見大家激烈地討論著一個學生

原來我A班裡一個學生疑似課業壓力太重,聽說他拿刀砍傷了父母

他就坐在第一排中間、講台前面的位置

我知道他,上課很認真、回應很熱烈,但他的四周似乎有個隱型牆把他關在裡面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3 Sat 2011 19:39
  • agape

我常常想,愛一個人就是愛了、不愛一個人就是不愛,為什麼愛可以被命令?因為被命令的愛(agape)比較接近「關愛」。想起語言在不同文化的差異,比如說愛斯基摩人的「雪」聽說有五十幾種說法,在台灣就都是「雪」;相同的,耶穌眼中的「愛」也分成好幾種,有一些的確不能被控制或命令,其中agape是受意志控制的,當然,也可以被命令~

也讓我想起以前在準備GRE時學的vocabularies,都是一些在我們文化裡很冷僻的單字,比如說我們都知道雲就是cloud,但捲積雲呢?層積雲呢?這就叫冷僻單字。相同的,「agape」就是在世界中跨文化、跨人種的冷僻單字,無怪乎,人們常說基督教是最談「愛」的宗教,但,他們卻不懂,基督教的愛並不是他腦中的愛的基模.....

而,我們即使很懂得神學,也不一定說得出我「愛」上帝這句話。上帝的愛只能造成兩種極端的結果:更接近祂、或更遠離祂,這也是耶穌總是用比喻來形容天國的用意。也開始漸漸明白,「holiness」為什麼指的是「being separated」,因這真是上帝的旨意!被撿選的、與不被撿選的,那差異只會愈來愈明顯。

信友堂裡每個同工的email account開頭都是agape、後面的編號不一樣而已,每次收到他們的信、或我發信出去,都會被提醒:我們的每一個小動作,都是神命令的關愛,是因為「God is Love」、而不是因為我內心裡有任何的善!而其實我心裡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善......

愛上帝,不是因為我們有多好,某個程度來說,這打破了我們傳統上認為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觀念,但不是不報,審判來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了。

你覺得你是善的嗎?這是上帝要打破你的觀念。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