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底第一次進教會,那時的年紀剛好是一般人認定最適合結婚生小孩的年紀。2005年初,第一次在教會裡被牧師特地為我的婚姻禱告,並從那之後,團契或肢體不知為我的婚姻禱告了多少次、難以計算,可惜當時我腦袋裡從來沒把結婚當成一個選項。而在即將邁入30歲大關前,我開始認真把婚姻放入我的禱告名單中。如今,已經到了現在就算立馬懷孕也是高齡產婦的年紀,還是單身,同時發現人生想追求的東西全都沒有追求到;而最可怕的是,發現這樣的年紀還單身的我已經慢慢被社會及教會邊緣化:已婚的朋友們重心都在家庭裡,他們的另一半不一定希望他們能常常跟你出來吃飯聊天,常常得約在離他家很近、離你家很遠的餐廳,並隨時有取消約會的可能,就算他們跟你好不容易約了吃飯,總是會因孩子的緣故遲到三四十分鐘以上,而這個「正當理由」你永遠也無法「正當反搏」。你所有的興趣你已婚的朋友大概都沒有興趣,就算他們有興趣,也沒有時間,因為家庭真的要花掉他們很多的精力跟時間,他們也有他們的功課及議題需要對付。教會裡的大型活動幾乎都是為家庭設計的、說得更精準一點是為那些有孩子的家庭設計的,當我看著他們總是坐到最前面的位子為他們孩子在教會裡的歌唱或戲劇表演拍照、鼓掌時,我心裡忽然覺得好孤單。即使是單身社青團契,也開始以婚姻的挑戰為教材,或者直接把單身的人集中在宣教團契,因為,宣教豈不是為單身又成熟的基督徒設計的嗎?可是我從來沒感覺神呼召我去異地宣教,所以,在這樣的團契裡,我常常都覺得格格不入。

我發現,身邊大部分的人都把單身當成進入婚姻前的一個過渡時期,尤其是女人,男人單身的合理性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比較高?當你年紀這麼大了,還是單身、並且沒有孩子,他們不知怎麼定義你、跟你互動;偏偏這個時候若你正在經歷轉職的過程而還沒有工作,這些人更是搞不懂你了!他們心裡默默為你貼上一個「不為自己人生負責」的標籤、可是還是微笑著跟你說加油,更慘的是還有人想以他自身的經歷來「教導」你你的人生該怎麼活。我有時候想跟他們說:你們好像忘記耶穌跟保羅都是單身漢,但又說不出口,因為我也怕他們問我:耶穌跟保羅單身是服事神,你單身為了什麼?他們常常會以為單身是我的選擇,就像他們以為同性戀是那些人的選擇一樣。無法挑戰、不能argue!於是有些人開始把單身當成我身上的一根刺,他們認為我在對付這根刺,可是慢慢地,他們開始離我愈來愈遠,因為這十年來我心裡的轉折、考量,他們不了解,除了為我的婚姻禱告,他們不知還能為我禱告什麼、或怎麼「勸戒」我,他們不知道,我還有除了婚姻外其他更需要代禱的事項。

我從來沒覺得單身或結婚哪個比較聖潔、或比較容易,我聽過很多基督徒為了結婚而結婚的故事,那些故事沒有違反神的誡律、卻讓我聽了很害怕!我從來不覺得我沒有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可是我沒有選擇單身,我頂多只是選擇了「不為了結婚而結婚」,而只是神到目前為止還讓我單身。我不曉得我未來會不會進入婚姻、會不會有孩子,可是就算都沒有,我的人生也不想白過,所以我努力追尋、發揮自己的恩賜服事人。我不結婚人生會有遺憾、會有很多試探跟掙扎,可是結婚我的人生一樣會有遺憾、會有試探跟掙扎。其實,我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奇怪、那麼不可理解,對吧?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