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真是難以理解、常常也讓我難以接受,如同這篇文章5 Ways We're Confused By Grace: A Psychologist's Take中所說的一樣。

 

「恩典/罪」的對立性是很常見的,而我第一次看到「恩典/自然」的對立性好像是在電影 The Tree of Life裡看到的,電影中將世人的路分成「恩典之路」與「自然之路」,記得當時心中有點震憾、也有點疑惑。

 

今天TWA讀到雅各與神摔跤這段我已經讀了好多次還是充滿疑惑的經文,我好像對於「恩典/自然」的對立性有一點點跟過去不一樣的體悟。雅各犯了什麼罪神要與他摔跤?好像沒有,雅各只是如同你我及所有世人一樣正面臨一個非常大的生命難題-他可能將要失去生命,並且他正用盡全力解決中;更奇怪的是,他還贏了這場與神的摔跤、被祝福了,但是腿卻瘸了。

 

神的恩典有時表現在對付罪、有時卻只是對付這種「天然性」,他對付的方式不是列出一堆道德清單、而是隱名並化身成人的樣子在你最困難的環境中與你面對面摔跤,而那永恆的傷痕也同時是得勝的記號,叫你同時知道神的大能、神的同在、神的祝福、以及神讓你得勝那背後深深的憐憫和對新婦的愛情。恩典是白白的、卻不是廉價的,經歷恩典是要付代價的、但無法用代價去買恩典。

 

這種對付可以幫助信徒進入昨天何哥談的那種「脫離孩子、可以與神面對面的成熟」,好像也是 N. T. Wright在他的書《路加福音.真是這樣》裡所談到的八福背後天翻地覆的超越性含意,好像也是Eugene Peterson的《Traveling Light》裡所談的那種真自由。

 

我很羨慕,又很畏懼。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