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們現今對天堂有限的理解,天堂難以想像
特別是在我結婚後感覺特別強(我們之後如何恢復成不娶不嫁的身分?)
(不要告訴我之後神會完全滿足我們對關係的需求所以不用嫁娶...
 我知道!我只是說難以想像~)
 
我們知道在天堂仍要工作,但可能有些人要失業或轉行了~我可以想到的有...
第一個,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醫生,很不幸地在天堂沒有病痛
第二個,心理治療師。原因同上
第三個,寵物美容師。嗯...我相信他們在天上不會失業的!
 
我一直記得上學期讀的書中不斷提醒,一般的心理輔導跟教牧輔導的目標是不同的,心理輔導裡認定的心理健康用教牧輔導的眼光來看不一定是健康。差異到底在哪呢?諮商的學派太多了,我以被大家罵到死、不管是神學家或心理學家都要罵的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派來說好了。
 
佛氏是個對人的改變抱著相當大企圖心的人,讀過一點普心的人大概都知道,他可不是讓你來治療室抒發情緒、解決你那些芝蔴綠豆人生小事的治療師,他的治療目標可是要改變你從小就被定型的人格、而他的方法就是挖掘你的潛意識並使之浮出台面讓他好好處理處理。由於潛意識不會那麼輕易被你扛到台面上(否則它還叫潛意識嗎?),所以人會有各種自我防衛機制來抑制潛意識浮到意識層。所以處理潛意識素材前,治療師總要先處理個案的自我防衛機制...聽起來就很可怕!讀佛氏的理論,你會覺得「荒謬至極」跟「心被擊中」兩種感覺同時存在,而大部分的時候是感覺荒謬,有時我在想,讀這樣「深」的東西所產生的荒謬感,或許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自我防衛吧...Anyway, 總之我們可以說古典精神分析的觀點來看,所謂的心理健康就是「盡量減少潛意識及其驅動力」,也就是說,你了解自己的全部,包含好的、不好的、強項、弱點,然後也知道自己有什麼資源可以用,以致於自我的功能可以最大化,不受潛意識的驅動而react passively, but respond thoughtfully instead.
 
老實說,我對佛氏真的萬分佩服,他對人格結構的觀察非常系統化而徹底,但我有幾點反思。先不談以「改變人格」為目標到底需要諮商多長的時間、而這樣長時間的諮商所養成個案對諮商師的依賴又是否健康的問題,「改變人格」本身到底是不是那麼有必要?老實說,「防衛機制」跟「婚姻制度」都被我歸類在【以後在天堂不需要、但在地上有的話會好過一點】的資料夾中,有時候我們合理化、否認、壓抑、昇華某些事,讓我們的人生可以進行下去,其實也無傷大雅,因為我們需要這樣才能存活,又何必與我們那些無法面對的傷痛直接衝撞呢?況且,我們並不是佛洛伊德,某些人的傷給你打開了而你又沒能力處理,那是縫不回去的!面對傷害、要先認識恩典,1分的傷害至少要1分的恩典來承接,若要處理10分的傷害,要先看看個案的環境有沒有10分的恩典,再決定要不要打開。不管個案最終潛意識浮出台面多少、解決了多少,若是不學會與枝子相連,他的輔導可能永遠沒有結案的一天,而「把人帶到神面前」就是教牧輔導的終極目標吧。
 
路 2:34「西面給他們祝福,又對孩子的母親馬利亞說:『這 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要作毀謗的話柄,叫許多人心裏的意念顯露出來;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我以前就常在想,這裡指馬利亞的心被刺透,只是因為她會眼見自己的孩子上十字架而已嗎?前一句話是說心裡的意念會被顯露出來,來 4:12「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路加福音裡兩次提到馬利亞把神的話/與神有關的事「存在心裡,反覆思想」....或許,這是父神牧養神子之母、與她摔跤的方式吧。意念的顯露是會刺透人心的!
 
回到對天堂的想像吧,不管失不失業、嫁不嫁娶,光想到在天上我們用不著自我防衛機制,因為我們擁有全然的健康與不受轄制的自由,光是這點就夠令人有盼望了!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