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輩子 我動的最多的部分 不是我的手腳 而是我的腦子
剛剛還在跟David聊到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
事實上是 我愈是思考 我愈來愈覺得我不存在了
當我比較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時 通常都是我腦袋空空無力思考時
 
我一直都覺得 我是個很不聰明的人 或許應該說 不夠聰明的人
當外在環境提供愈多元的價值觀或選擇性的時候 我愈不能確立我的中心價值執輕執重
彷彿一個英文單字同時存在著兩個重音而我卻還能讀得出來而不覺困難
可是畢竟價值觀或態度系統不是英文單字
我常常感覺我的思考內存在多種強烈而對立或矛盾的立場而導致混亂
如果說這是東方思想的一種獨特性 我想我真的是一個完全的東方人
不夠理性嗎? 或許 但理性帶來什麼?
西方邏輯學中的排中性 大概只會帶來孤獨
 
以前念研究所在寫論文的時候 教授總是提醒我們
當論文遇到瓶頸時 永遠都要記得一件事:回頭想想寫這篇論文一開始時的目的
教科書也總是寫到:一個model的形成,永遠是先骨架、再血肉
這些我以前都覺得很有道理
可是 大部分的時候 我會發現其實這些辦法完全幫助不了我
我在思考中最大的痛苦、和最大的快感 幾乎都是來自於
在多種強烈而矛盾或對立的觀點泥沼中 掙扎著擷取些微稀薄的空氣來苟延殘喘
如果思考的素材不夠 那才真如鑽進死胡同裡 幾乎是對這個議題宣判了死刑
最後的結果總是隨手抓起身旁的某個爛浮木 而愚蠢並忠貞地堅持相信下去
 
腦內有戰爭到底是不是好事?
有人視這種戰爭為一種心靈上的禮物、有些卻棄之如敝屣
愈來愈多身邊的朋友開始放棄去探討事物的本質 而活得比較自在了
所以 即使沒有排中性 帶來的 也還是孤獨
 
這個時代還有沒有原創?
有時我會挺想回到思想革命的時代
我可能會有更多思想素材來折磨自己
 
我這輩子真是羨慕的有幾種人:
1。天生的歌手
2。天生的藝術家
3。天生的思想家
 
尤其是第三種.......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