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像是 躲藏在電腦螢幕後面、默默觀察著網路世界所擁有的安全感一般
 
  彷彿就不需要用敏感而真實的面貌和臉孔去面對和回應
 
    就可以逃避承擔被察覺因為某種悸動而不自覺牽動的極細致極微妙表情而顯露了隱匿已久的脆弱與醜陋之風險
 
那出於主動或被動、真實或虛假的 都已不再要緊 反覆看著一幕幕熟悉的劇情不斷更替了新的角色而上演
 
再也不需要自己去上演一遍、並且從觀眾的掌聲中得到一丁點的滿足或成就感 也不想再重複念著自己拿手的科目
 
連避見所有熟識的朋友、保持孤獨並默默為自己定下某些必達成的目標才打算重出江湖都沒有必要
 
沒有必要所謂的新生活運動 也再不必要回到那過去讓自己快樂甚至狂喜的環境跟狀態
 
一直小心翼翼保護著的那分安全感 就跟所觀察的網路世界一樣虛擬且脆弱到一碰就破
 
  所有一切的舉動顯得荒謬而可笑而不必要 那重新塑造出來的「新人」是給自己看還是給別人看?
 
寧可選擇肉貼肉、心貼心的磨擦和碰撞
 
    只因 我已然真實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