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江明娟出了她個人的第一張專輯
從兩年半前她第一次上超偶時,幾乎她的每一場比賽我都有聽
比賽完她上各大節目的表現我也常看到
這次她出新專輯,她的聲音一樣動人帶有濃厚的感情
不過我還是很訝異,她變了很多
比如說她的發音方式、她的眼神、她在人際上應對的技巧....
她唱歌的技巧、收放,我這麼外行的人也聽得出來實在是進步太多了
她的質樸還是在,可是她的單純好像漸漸淡了、眼神裡多了些什麼

我看著她一路被琢磨琢磨.....
她原先粗糙但真誠的感情、慢慢收斂成很細緻卻一樣感人的技巧
剛剛在節目上聽到她唱歌,唱沒幾句,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前陣子看了一本書 Oliver Sacks的【腦袋裝了2000齣歌劇的人】
(Oliver Sacks是個很妙的醫生,有興趣的人可以youtube一下)
(裡面有很多他研究的介紹,但都是英文、且沒有中文字幕就是了!)
(有看的人再翻譯給我聽吧,我只有看他的書)
這本書裡面談到的腦的問題都是跟音樂有關
其中有一個小小的篇幅在談「絕對音感」
我們常常羨慕有絕對音感的人,這似乎是個天生的能力、訓練不來
不過據說有絕對音感的人也有他們的困擾
因為每一個音對他們來說都太獨特了以致於他們可以一下子就區分出來
當然,也很不容易接受他們熟悉的音被升高或降低
我想這很容易理解,我試著去揣磨....
比如說對我來說向量上面的箭頭只有一個勾
學生把向量上面的箭頭寫成雙勾我就不能接受
因為那是射線、而不是向量
又比如在心理學裡「憂鬱症」跟「憂鬱傾向」兩個意思天差地遠!
不是量上面的程度不同而已、而是質上面的完全不同!
所以,對有絕對音感的人來說
同一首歌被升或降key演奏出來,他們就覺得那不是同一首歌了!
他們對音準的要求已經近乎強迫症、且絲毫無法妥協!

所以,好像漸漸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們不能適應選秀節目出來的選手
在比賽過程中好像磨掉了他們原先「素人時期」的單純、變成很會應用技巧的唱匠

其實我很好奇,人有可能不變嗎? 我們有沒有可能永遠站在那個位置、
帶給身邊所有的人的感動、與週遭一切建立的情感都是不變的?
如同每一個不同的Do、Re、Mi跟絕對音感的人所建立的情感一樣獨特且不變
這個世界琢磨我們、我們自己也琢磨我們自己
世界這麼大、人這麼有限,我們這一生可以持守幾項我們原先想持定的?
如果這一輩子、這個世界,真如聖經所講的,總有一天終要過去
我們這輩子再怎麼燦爛輝煌、或一文不值,也只是暫時的過客
你又如何不產生如傳道書裡所說的「空虛的空虛」這樣的感受?

我知道我不是「即時行樂」那類的人,應該說,還差得遠了!
最近一直在思考,我將被琢磨成什麼樣獨特且不變的人
或許我有一天會從粗糙變成細緻、但那音準不可以跑掉
否則,我又為何而戰?
轉了好多個彎啊最近,總之,我還是只能說,我很期待...
又怕、又期待、又怕....真的很怕!!

江明娟是少數我覺得唱現場比聽cd好聽很多的歌手
真的好羨慕會唱歌的人啊!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