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站,西門町、珈予

珈予從美國回來了。
珈予是我和平高中同班三年的同學
以前我們家裡住很近,有段時間我們會一起走路去上學
分別揹著一個吉他、作著有一天我們會成為一個厲害的吉他手的夢....
我們曾經很好過、曾經吵過架、曾經冷戰一年互相不理采
那時覺得一年好長.....
現在回過頭來看,三十年也不過轉瞬之間....

他大學沒念完就搬到美國去了,一個人
不是全家移民的那種小留學生
他出國後我們的聯絡就少了,就維持一年幾次的聯絡
他還真是規律,大概一年多會回台灣一次
不是很常見面,可是每次見面都不會有生疏的感覺
他台灣的家去年搬到西門町去
所以,今天跟他約在西門町。

西門町一如往常,集年輕、創意、吵嘈之元素於一身
我記得我上大學後每次去西門町,都有種自己老了的感覺
所有在台北長大的小孩,學生時代,西門町必定踩著我們的腳步
雖然我現在每次走進去、必迷路
萬華這個老台北地區,仍然是我們年輕時共同的回憶。

不過,吃飽飯後,你問我會不會想在西門町多走走?
我會說:還是算了吧!把西門町留給年輕人唄!


我的第二站,珈予家

每次珈予回來,我好像都會去他家坐坐、或他來我家
我們彼此的家人都算是看著我們長大的
不過我直到今天才發現珈予長大了!
我們的話題不再是感情、朋友、學業 而終究變成了工作、未來、家人

陳媽媽依舊拿出最好的水果招待我、依然會念珈予有多不長進叫他多跟我學學....
我每年都會聽一遍,哈哈,不過今年狀況有點不一樣了
隨著我們愈來愈大,家人也愈來愈老、有的老人家就過去了
不單單是年輕人要適應這個新的時代;長者也要學著去適應忽然空閒下來的新生活

我第一次注意到陳伯伯的書房 原來陳伯伯玩過的東西還真多真豐富
我在他的書架上拿了一本Friedman的《世界是平的
最近他才剛訪台、很多家新聞台都有專訪他 一個有「記者之眼」的人
當然他是一個美國的記者,不過並不是每個記者都有所謂的「記者之眼」


我的第三站,板橋建功

在板建的機會並不多,所以跟板建的同事較不熟
一直就覺得板橋是個非常擁擠的地方
雖然近幾年板橋發展很快速,房價不知在飆漲什麼
這學期我在板建的這班學生人數只有五個,破記錄!!
不過可以期待下學期人數應該會增加很快


自我追尋的第二天,沒什麼特別的新發現。
雖然都是在大台北地區
土城-西門町-板橋 這三個城市的差異性真是相當大
珈予說,台北變好多,他不喜歡
Joseph也說,台北變好多,他好喜歡
Raymond說,台北果然是最適合玩樂的地方
台北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對於這個我從小長大的城市,我覺得熟悉又虛幻

Friedman的這本書《The World is  Flat》剛好在談全球化的議題
我們這一輩的同學的確很多人是各國跑
好像每個國家都有一個家、可是每個家都待不久
這些【沒有腳的小鳥】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如何找到自己的角色?
我更想問的是,如何找到自己的根?如何看待家庭的價值?

何姐說,對於這樣的單身者對家的概念大概就是《一個小公寓加上一隻狗》
以「自己」為主體,移動、並創造各種價值
承受孤獨、卻也享受孤獨
用各種最好的硬體來裝飾自己的生活、創造出一個漂亮的life style
他們的生活幾乎沒有空隙,永遠有做不完的事、取之不竭的創意
就算有空隙,善於經營生活的他們也會找到事情去把空隙填滿
所以樂於享受生活的他們,或許腦袋裡面很難裝進【委身】的概念
不管是委身在一間公司、一個家庭、或一個教會裡

不知道為什麼
何姐在說那句『一個小公寓加上一隻狗/貓』時我腦袋裡浮現了好多人的面孔
甚至一瞬間閃過了「自己是不是也屬於這個族群」的念頭

我最近去了向均家、何姐家、珈予家 我對家的概念從模糊到清楚
雖然我不是世界各國跑的人 不過我在朋友們的家裡才看了定位
『很奇怪的是,若我們不是在一個家庭裡被定義,就算就你個人而言創造了極高成就,你仍然沒有根!』
何姐這麼說著....


【自我追尋】系列2。【禮拜四】。照片紀錄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ffany Su
  • 我們說的家庭應該是包括原生家庭跟小家庭。不可否認,現代人太多原生家庭是破碎的、以致於沒有達到原生家庭對於一個人該發揮的功能;或者隨著年紀愈大,父母親總有一天會老去、過去,原生家庭總有一天會在我們的生命裡從具體變成模糊、直到它有一天變成一個象徵或概念。對吧?

    我記錄自己的生活並不是急於找到什麼答案,只是想從另一個角度看看自己。就如同這篇文章,我寫出我的觀察、和內心想到的一些衝突,就會有像你這樣的人給我一些答案或意見^^。大概年紀有一些了,問題跟衝突在心裡放久了,就不太接受「沒有答案也是一種答案」這種答案吧!哈哈

    謝謝喔,也祝你平安(我心裡,一直都有平安!)
  • PeggyK
  • 看完這篇有很深的感觸,我也是一個到處跑的人。但我不確定我能不能認同"若我們不是在一個家庭裡被定義,就算就你個人而言創造了極高成就,你仍然沒有根!"所謂的家庭,是只原生家庭還是自己後來建立的小家庭。如果是前者我多少可以認同,因為我跟父母的關係很深。但如果是後者,我覺得並不是"必須"存在的條件。

    因為一直在搬家,一直換環境,所以我告訴自己,心定了,處處都是家。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如果我自己都不能定位自己,自己都覺得自己沒有根,那我怎麼還能繼續向前呢?這個軀殼是上帝借我的,我的所有物和我住的地方,也都是上帝借我的。我想,只要我當主的女兒,我就一直都住在"家"。30歲的自我追尋很值得鼓勵,但也不要過份執著於找到答案。記得我跟你說過吧!有時候,沒有答案也是一種答案。

    你尋找的,應該是平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