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我以前一直是個不婚族 一直以來都是
我幾乎沒有什麼結婚的慾望 也不信任婚姻
也從來不信承諾 不認為我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給任何人
更是不相信自己能夠一直持續在一段感情中 一輩子.....
我害怕談論未來、躲避長遠的計畫 只想活在當下
說活在當下好像是太好聽了 其實根本是躲避負責

很糟糕的是 這兩年 情況改變了
我年紀大了 要開始經歷人類第一個關於年紀的衝擊 三十歲
對於年輕人的玩意兒開始不感興趣 變得低調而安靜
生活忙碌 思考複雜 靠著固有模式過活 像是個機器一樣
我開始尋求我活在這世上的意義
當然我以前並不是沒思考過存在的意義 只是現在不一樣了
過去讓我快樂的事現在都讓我疑惑
就像我實在不懂以前為什麼可以每週帶著興奮的心情跑夜店
現在做很多我並不是很情願做的事 我明白講 就是生活
我對於生活著這件事開始愈來愈厭煩 可是又必須每天生活著
我每天都在想著怎麼結束這一切 可是我並不是想自殺

=================================================================

前天跟小邱聊到劈腿的故事 他的故事
我被劈腿過、也劈腿過
我一向都是不會去察探對方行蹤的那種女生
不是因為信任 我剛說過 我連自己都不相信 我只是懶
我以前以為我只是因為懶.......

我那天好像是跟他這麼說的
 到這年紀 就我自己觀察自己
 我今天選擇對一個人忠心 並不完全是因為對這個人負責
 我選擇對一個人忠心 是想對自己負責、對我的身體負責
 至於為什麼要對自己的身體負責? 沒有什麼很高尚的原因
 因為我希望我的另一半能享受我的全部
 而我也可以 享受他的全部
 但他能不能對我忠心 我就管不著 因為他也是要為他自己的信念負責
 人通常想什麼、就會行出來 沒有一個人可以去控制另一個人
 他有他的信念而你必須尊重 即使他的信念所行出來的有可能傷害到你
 但到了這年紀我們得學會為自己的信念所行出來的負責
 如果今天他的信念不是如此、卻劈腿了 那相信我 痛苦的是他
 不要以為劈腿的人很開心 愛情遊戲並不是每個人都玩得起、或擅長去玩的
他問我 難道我被劈腿都不會有被傷害的感覺? 他覺得那種傷害是一輩子的
 (其實我怎麼知道我有被劈?我都不查的 而且我基本上不去想這種問題
  我知道的只有被劈過一次 那時我才17= ="
  劈又怎樣? 反正我不知道 知道就不愛了嗎;
  或者,你會因為一個人不會劈腿而愛上他嗎?也不會吧)
 不過我講的東西是跟傷痛無關的 當然我感覺被傷害沒錯
 可是我就是做選擇 要離開或要忍受都是我的選擇
 只是你今天一旦選擇了一條路 你就必須完全為這個選擇負責 因為那是你選的
他說 以他的個性一定馬上選擇離開


他講完這句話後 我獨自一個人想了兩天
感情是什麼? 婚姻是什麼?
既然有這麼多人走進去或想走進去 必定有它的價值
我今天選擇對我的伴侶忠心 是因為我就希望他能享受我的全部
包括我的身體和我的愛
當然我不能如此要求他 可是在一段有品質的感情裡面
我一樣可以"期待"我能享受他的全部包括他的身體和他的愛
這不是什麼冠免堂皇的理由
因為我們也得彼此犧牲、包容彼此的缺點、承受彼此的情緒、或有其他更加高層次的理由....等等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有愛的前提之下討論的
沒有愛,什麼都不必多說了
我們對我們不愛的人多殘忍啊!
被我劈腿的那個人當初對我多好!他家人也對我多好!
但當初我卻連他的眼淚都無法同理 只想逃避
所以 當今天我愛的人對我殘忍時 我反而可以釋然而笑
【只是因為他不愛我】 就這麼簡單
這些都傷不了我老實說 會傷我的只有一件事 就是失戀
當我用生命去愛一個人 我們共享彼此的生命和一切喜怒哀樂及對所有事的默契
有一天必須斷開的時候 我整個人就像被抽空沒有實體 生活完全無法正常運作
當然這段感情一定要有某個程度的質感 失戀才會這樣傷

何謂質感? 那真的是問大了
包括兩人都有忠心、願意為對方付出跟犧牲、在彼此眼中都有獨特性且不可取代性….
講到這裡 我覺得我要面對的感情已經不是一般男女情愛的層次了
如果感情走到這一步 凡事已經不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考量
有某些我現在可能還無法想像更別談體會的因素(關乎愛嗎?)
或許那就是讓這麼多人走進婚姻或想走進婚姻的最大理由
如果真是如此 那麼 以對方外遇或劈腿的原因來要求分手 是不是完全沒有正當性了呢?
那代表你在乎自己比在乎這段感情還多

=================================================================

這一兩 年我進入一種極度想進入婚姻的狀態
我開始思考 我是怎麼從一個不婚主義者變成這樣?
是因為我想從一切令我厭煩的生活中殺出一條血路嗎?
這是所謂三十歲的結婚衝動嗎?
我不敢說到這個年紀我有比之前成熟多少 可是思考的深度的確是不太一樣
尤其在之前經歷了一件事之後 我的心理產生了一種過去從未有過的變化
我發現自己有形無形中肯定了婚姻的價值
而我也很心驚的發現自己願意為這件事放下自己到什麼程度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愛、還是只是到了某個年紀大部分的人都會進入到的階段
今天我一個人 我就算再出類拔萃、擁有強大的權力金錢、有好的興趣發展和人際關係
我榮耀的也只是我自己而已 帶不走、也留不下來、我死後也無法延續下去
而我的生命課題一向也不是想變成如何偉大的人物、靠我剛剛講的東西來彰顯自己
可是婚姻讓我有為了另一個人奉獻自己的機會、也提供了讓這一切在我死後傳承下去的可能
我對於這個體認忽然感覺到無比的興奮
(有可能我結婚之後某天把這篇文章拿出來看會覺得可恥又可笑,可是
 不管,我現在很興奮,先寫下來再說 哈哈)

過去我不信任婚姻、不想負責
就像我跟小邱說的 「與其期待一段好的感情、不如期待一個好的肉體」
過去有很多的機會可以訓練我的技巧
如今空有一身好武藝卻無處發揮 哈哈哈
可是 我真的喜歡現在的自己 雖然生活還是一樣無趣 可是 我心裡非常踏實
連走路的時候腳步都輕了 因為現在我的每一步路都走得非常有意義
我想姑且尚可稱之為從神來的平安 原來平安真的不只是一種心理的狀態、更是一種能力

光頭之前引述了一段托爾斯泰的一段生平小故事
【托爾斯泰】有天為了自己小說【安娜·卡列尼娜】中女主角的死亡而哭泣
有人不解 問他 小說是你寫的 你就不要讓她死就好啦
他說 你不懂 她真的必須得死、沒有第二條路

這就是文字的可怕力量
我這篇網誌拖了好久才寫完 有很多原因
一方面是我發現我的腦袋每天都有新的體會 我還來不及整理組織 文章改了又改
一方面是 我知道文字有它自己的生命、有邏輯、是活的、甚至超越我的智慧之外
一旦經由我的手寫出來 成為信念 我就必須為此而活、成為我的執著
就如同托爾斯泰哀悼他筆下的人物之死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跟魄力去哀悼老我之死

盡力吧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