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該這麼說
我們走進任何基督教書店 都可以找到成千上萬教導你如何向神禱告的書籍、宣傳DM
 、或是DVD
更遑論我們所在的教會裡面有無數熱心又願意教導你如何禱告的基督徒、掌職、或牧師
可是學習禱告這件事某些層面就像學數學一樣:
  在補習班裡聽老師解題你可能聽得懂百分之百、自己算題目時卻腦袋一片空白
在教會裡、在書籍裡 我們學會各種華麗、有方向、有層次的禱告詞
但自己面對神的時候 總是免不了大部分的時候反而靜默無聲了
  太大的事反正神都知道、神會帶領;
  太小的事又似乎沒有帶到神面前特別講給祂聽的價值
更慘的是,往往在開口前,所有犯過的罪、羞愧的感受、自己不配...
 種種讓亞當夏娃當初避見神面的所有情緒如排山倒海
如果說罪成了人與上帝間的阻隔,我敢說我們唯一的機會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反而不是發生在什麼大場面的特會裡、而是在自己獨自要開口禱告的那一刻
真正開口了,整篇禱告中出現最多的字還是「我」...我的痛苦、我的茫然、我的缺乏、
 我的我的我的......
結果發現搞了半天,我只是很白痴的在向自己訴說自己的軟弱

祂在哪裡?祂會不會忽然在我耳邊對我說話?(最好還伴隨著雲柱火柱)
 或是派使者到我夢中指引我方向?
神 仍舊是個謎 是個看不到摸不著又無法強烈感受祂在身邊的那一位
我想 這種在禱告上面所經歷的挫敗 已經足夠引發憂鬱症了
有時試圖想從聖經裡去尋找答案 但聖經畢竟不是一本問答集 總不見得有問有答的
怪不得有些人會懷疑基督徒對神的信心是空想的、不過是自驗預言的應証罷了

我開始懷疑 禱告真的是能學習的事嗎? Whom can we learn from?

我前幾篇已經分享過在教會裡面某些基督徒在求另一半時開條件求應証的禱告
有時為了怕禱告中太多「自我需求」和「自我慾望」導向會延遲了神的美意成就時間
我學到了一種偷機取巧的禱告方式
就是向神求問某件事最後再加上一句:
  如果這不是祢要我走的路,請祢保守我的心並直接拿掉我對這件事的慾望
這下好啦,最近這幾個月,我快要成了沒有慾望的人了,神拿掉我好多的慾望...
幾個月前我開始禱告神關於我想念神學院這件事
 及某、某、某、某、某有沒有機會和我結婚....等等
真的發現 愈禱告愈清楚明白念神學院現在還不是時候
 、並且在感情上面愈來愈可以用「心如止水」來形容
我禱告的每件事 真的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慾望都被神拿走了
我最近想想 實在有點憤怒!! 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想再跟其他任何人討論下去,因為我不希望下一句聽到別人問:那你心裡有沒有平安?
如果「我」是要用「我」的平安感受與否來定義「我」的禱告是否合宜或蒙應允
 那這個信仰也太「我」行「我」素了吧

我想到一些基督徒好友的遭遇
 想到他們為了那些suffer咒罵神、對空揮拳最後落得手臂脫臼而放棄對自己跺腳
 幾年後又回來面對祂、當然有些還是又離開了
我的人生沒有那麼悲壯 我必須講實話 我其實根本是活在溫室裡的花朵
可是我們都在問同一個問題:如果上帝覺得對的路、不是你想走的路,你還能反骨多久?

我一直覺得 一直一直覺得 人要過得瀟瀟灑灑 是比較容易走的路
在沒有聖靈催逼、責備你的時候 道德的極限就只是良心和理智、頂多再加上社會期待罷了
以良心為道德標準的日子過得多麼輕鬆愉快啊? 有時我還不免懷念2005之前我在過的日子
 那段沒有衝突、掙扎、沒有反恃、反合性的日子
良心是什麼鬼?
 即使我們做了什麼對不起良心的事 仍有一堆鬼藉口來把自己的錯誤輕輕鬆鬆圓過去
心理學做了一系列的實驗 研究發現
  當人們在一堆經過嚴格精密控制完全一模一樣的物品中挑出他覺得較好的那個之後
  他就有一堆長篇鬼論來說明跟証明他所選擇的那個物品是比其他所有物品好上百倍的
心理學做出一個很不帶批評意味的中性結論:
 人的大腦是設計來以他的邏輯推論系統合理化自己的所做所為以維持自尊
但神學說:人的良心及理智
 早就在亞當吃了那顆分辨善惡果後 就已經遭受汙染並徹底墮落且無能無力自救了

聖靈的進駐常常惹惱我們;如同學校裡的校規總是使得部分學生刻意違規
或許是因為我們那不成熟的自由遭受威脅、引發了我們不成熟的反抗
如果說律法的頒發是為了讓人知罪 自責自卑自我放棄大概就是副作用

每當我還是來到神面前禱告、每當我禱告時還是有不知所措的感受
我想這件事就完全說明了我內心跟五年前真的是不一樣的人了
偶爾在禱告裡被安慰、被愛充滿、有平安有喜樂 就如獲至寶、像是中了頭彩一樣的心情
或許我的眼界所及只能關注到與我自身相關的事上
不過通常在看了全部契友的代禱事項email後 我也放寬心了
畢竟大家能力所及的也是只關乎他們自己本身的事
(好像目前還沒看過有人為了世界和平要所有契友代禱 哈哈)

如果說禱告有危險性 那就是
 在禱告裡我們更認識自己、並且不知不覺中留了讓神掌管生命的空間
 知道我們完全墮落到無可救藥、也不要想憑著自己的任何努力得到救恩和獎賞
 交出主權、可是並不是活得像個魁儡;擔起管理的責任、可是不是依著自己的心志所往
我們禱告 因為我們本是兒子 關乎愛、而不是關乎教義
 貧乏時,用泫然欲泣的口吻禱告;得意時,用歡欣鼓舞的態度禱告
 沒有任何人的禱告文可以成為我們的範本
 即使generally我們共享了一樣的源頭、一樣的基本情感
 但specifically沒有任何兩個人跟阿爸父的關係是完全一樣的 這是實在的「關係」
直到或許有一天 你發現你愈來愈失去自我 極度害怕中卻極度喜樂
 如同詩歌裡所唱:願祢加添、我減少
 我們終將在看似不自由的不自由裡得到完全的自由
然後,我們必會發自內心說:父啊!謝謝你撿選我這不配的人!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彭嫂
  • 有個禱告真的很危險 我以前常常那樣禱告 後來我就沒那麼神經ㄌ<br />
    那個禱告就是<br />
    " 我覺得我最近沒有甚麼進步 求神幫助我成長 讓我越來越有智慧"之類的<br />
    <br />
    一禱告完接下來好一陣子都會有很不舒服的 一堆自己做的鳥事情發生<br />
    (被老闆罵 老公罵 等等等)<br />
    然後等到不舒服痛苦的時候 又後悔 我幹嘛過的沒事好好的 做這種禱告?<br />
    <br />
    下次不知道要禱告甚麼的時候 ,你要不要試試看??? XD
  • 你之前有跟我說過......

    我那時笑死了

    就因為你跟我說過,所以我從來都不敢那樣禱告...

    哈哈哈

    Su Tiffany 於 2010/11/24 02:00 回覆

  • hhsin5
  • 天啊 我好像也做過以上類似這種禱告 傑果一堆考驗就來ㄌ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