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年男子的自白 原始文章網址

 

叫一個睡眠不足、缺乏運動、肝指數過高、免疫系統失調、被頑疾纏身的中年人寫部落格,真是殘忍啊。不過,這正是中年人生活的縮影,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也有來自四面八方需求,這是不變的道理。而會變的,則是那越來越差的體力。

說真的,我也不相信我中年了。如果可以活到八十的話,那真的是剛好中年,但以我這個累積醫院收據來抵稅的身體來講,精準一點來說,我已經超過中年了,喔天啊!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升級成為一個中年人。就如第一天上幼稚園一樣,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要學著排隊上廁所,有一次被同學欺負被擋在外面,還尿在褲子上;也像十三歲去美國,從九年級念起,十一年級就要申請大學,三年內要從一個鴨子聽雷的智障小孩,轉變成已蓄勢待發要與世界競爭的青少年;或者是拿了MBA卻因沒有綠卡,被綁住手腳硬是要參加神鬼戰士的競技。時間總是不停地推動,人生的舞台不管你想不想演,會不會演,不停換著布幕。曾幾何時,意氣風發的眼神充滿了血絲;渾身充滿精力,變成疹子滿佈;輕省的腳步攏罩著迷霧;眼光從前方的眺望轉向過去的總檢討。

不知不覺的被推到這人生的主戰場?以前打過大大小小戰役,都靠著游擊戰術通過,也許正因如此,被誤以為可以披掛上陣,擔當大任,如同一個被安排穿好盔甲,帶好頭盔,插上勝利的旗幟,孤獨的被推上場的將軍。Now what? 將軍不安的問自己,他盡力的掩飾他那會抖的心,偷窺著前方的unknown。

要把害怕公諸於世真令人害怕啊!但這也是無法避免的。當你的假笑聲掩蓋不了你的嘆息聲,一個稍稍的恍神讓你跟不上別人的談話,當大家都浸淫在快樂中,你雖身在其中卻被一層透明膜完全的阻隔開,都一再再讓人嗅出一股莫名的怪異。與其被人揪出來,還不如自己坦白從寬。

就這樣子我成為,兩個越來有需要卻永遠有更多意見之老人的兒子;一個我不知可否撐得起的小公司接班人;一個忙於教養小孩與娘家不定時角力之妻子的丈夫;一個集可愛﹑幽默﹑頑皮於一身、每天要花一兩個小時才能哄睡之兒子所不喜歡、不要的把拔;一個不管白天黑夜、哪個時區、想哭就超高分貝大哭之小貝比的情人;一個全身四肢被綁著多條線,被舞弄著的人偶。

不要誤以為我不想當這被舞弄的人偶,每個人某種程度都是如此,也無從選擇。只是一沒留神,我身上的線好多,也舞動的太快。超人有很累的時候,人偶更是如此。朋友說,寫出來的文字有它自己的生命,希望這有生命的文字可以把人偶變成一個比較像有自主的人。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自白,當然不是我的

這是Eric的自白。Eric是誰呢?

簡單說,他是我好同學、好姐妹、好朋友-向均的老公

我通常叫他彭輔導、彭老爺、Eric、小豬腳的爸...

但我到今天才驚覺原來他也是有中文名字的

他比我大十歲,跟阿格西一樣大(阿格西的自傳也是他推見我看的)

他們夫妻不但在六年前跟我傳福音、帶我認識上帝

更是在我每次遇到挫折或頭腦打結時幫我理清問題

這就是我叫他彭輔導的原因....他真是我生命中的輔導

 

Eric特別擅長理清問題,但我直到最近發現他也有好多自己的問題找不到人幫他理清

或許他要的不一定是有人幫他來理清這些問題、而是尋找共嗚

一個四十歲、有車有房、有兩個可愛小孩一個漂亮老婆、有一分穩定工作、有高學歷的中年男子

在wordpress.com上向所有認識的、不認識的朋友剖析自己想了大半輩子的內心掙扎

他問我:What the heck for?

我不知道! 或許他應該去阿格西的twitter上問他

在我被他們從生命中多次的痛苦無限迴圈當中拯救出來後

我也真心希望有人可以扮演他生命當中的彭輔導

 

我喜歡他的文筆、及想事情的方法 所以我逼他寫文章

成為那具可憐人偶身上的另外一條線...

然後我也問自己:What the heck for?

又來了,我就說吧,悲觀的人找的是答案

或許我只是自私的想:

十年後等我四十歲了,我想從他的網誌裡找找有沒有我到時可以派上用場的秘集

因為我自己的秘集本裡通常都是空空如也...

 

文字有沒有機會成為他或別人生命中的彭輔導?

會有多少人想從他的文字認識他、或只是僅僅的產生共嗚也好

這個問題我想我們只能走著瞧

我還是只能肯定的說:文字有它自己的生命、會帶寫它的人走向它需要去的地方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ng Hui Hsu

  • 每一階段帶上的面紗都不一樣
    久了 即便像白紙上佈滿個七彩面紗....
    幸運的人 暈染的如彩虹般絢爛
    不幸運的人 佈滿的是濃稠不透徹的雜亂

    有時常會覺得 身處自己外的世界 總是依時況戴上不同的面紗

    自己獨處時 卻又會覺得 獨白時 真的脫下了面紗了嗎??
    還是戴上更厚實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