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當Joseph推薦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

那個晚上,這部電影我看了三遍、也跟著哭了四個小時...

他透過email問我:不感動? 我說:很感動!

其實「很感動」這三個字完全無法描述我心裡面那種複雜糾結的情緒

他不知道,這其實是我過去多年來一直很深受吸引的一種...可以說次文化嗎?

並且在我信了耶穌後始終一直過不去的結。

我知道,我總有一天要為【同性戀】(或gay, 拉子...隨便你怎麼叫)這個議題寫一篇網誌

 

我從高中開始,嚴格定義一下,1996年開始。注意到社會上的這一群人

距今已經15年前了。我的年紀還搆不到同性戀者剛開始為自己奮戰革命的時代

15年前台灣的同性戀者其實某個程度來說已經算是在享受革命先驅們流血成河的戰後果實

他們其實不太難辨認,因為前人留下了一些可供參考的「模子」

他們穿著類似、聚集的地方就那麼幾個、有專供他們交流的雜誌

、及如雨後春筍的官方/非官方、正式/非正式之學術研究

即使我這麼多年來站在門外看,

我仍可嗅出他們之間那強烈且堅定的共同理想及語言:「我的性向是不可被改變的!」

不過15年前的台灣社會仍不像今日這麼開放、多元

那時的我有著源源不絕的好奇心、不帶批判性的

我想了解這群跟我不一樣的人(或者我裡面某部分其實與他們共享?)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即使是出櫃的同志,他們之間那「似可說又不可說」的氛圍

及帶著強烈質疑排外的眼光(他們當時很關切我的性向/及對他們的了解、認同與否)

我可以說,當時的同性戀者,跟今日雖然只有15年的差距,但也大不相同了

 

我從那時至今看了不知多少關於這方面的書、研究、電影、小說,也交了很多同志朋友

在我心理系的背景下,我早就不視這群人為「異常」、「有缺損」、「不健康」、「有病」

更不用談普遍的教會一致的認同他們:「有罪」、「需要悔改、被神醫治」

他們就是我的朋友。就這麼簡單

 

這種在我心裡面的平衡在我六年前信了耶穌後卻產生了一些變化

當然在信仰中我們會不斷產生問題、而問題問也問不完

所以通常只要是不直接影響我們自己本身的問題都可以先放著不管

但我信主後向一部分這樣的朋友傳福音

他們需要甚至渴慕上帝、卻因性向問題被拒於教會門外

我小時候認識的很多同志朋友即使出櫃了卻仍遠走高風到國外生活、不願意回台灣

那更不用談那些還沒有辦法向家人或朋友出櫃的同志們

在他們的生活中就是有一大塊無法誠實對人傾吐

即使他們接受了上帝,卻也只能躲在教會角落他們自己所築起來的櫃子裡默默舔著傷口

(而通常當人缺少神真理及愛的光照而獨自去面對某個問題時

 問題只好從更不健康的方式尋找宣洩的出口)

教會裡面所談的愛及接納只要觸碰到同性戀議題幾乎就走不下去

【我們恨惡罪、但我們愛罪人】是我最常聽到的官方說法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學不會怎麼同時愛罪人並痛恨他身上的罪

應該說,我不知道要怎麼操作!

因為接納本身就涉及了對即使是不喜歡或不認同的人事物的接受及諒解,不是嗎?

 

我想當中有一個我一直過不去的點就是:為什麼同性戀是罪?

 

直到我下筆寫這篇網誌前,我找了很多的資料

從神學的角度、從醫學/腦神經科學的角度、從教會的角度...

我發現,當我資料愈找愈多,我就愈難下筆了

這個已經在歷史上歷經了多少朝代/文化、爭論了幾千年的議題,不是我三言兩語就可以妄下斷論的

我尊重某些解經家對聖經裡某些經文的理解;

但我同時也尊重另一群解經家對同一段經文完全不同的理解

如果這個議題在經過幾千年的辯論下來仍沒有得到一個共識

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合理的懷疑:

對於「確定同性戀是罪」這項「疑似真理」,

仍有可能在日後科技更發達、上帝透過各種方式向我們更多啟示祂話裡的意義後被推翻?

 

就算是罪好了,為什麼這世界上這麼多的罪我們卻對這項罪大加撻伐?

 

有一個媽媽有個自閉症的孩子,當外人對她小孩投以異樣眼光時她會大罵這個社會病了!

「這是這個社會的問題、不是我孩子的問題!世人要去了解這病、關懷這樣的孩子

 這是他們的責任,而不是叫我們把小孩子關著不准他出來『打擾』別人!」

她激動的言語言猶在耳.....

於是當我試探性地問她對同性戀的態度時,她毫不考慮就說:

「同性戀就是罪!是上帝所厭惡的罪!」

我整個當下就很深地有被拒絕的感受!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自己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內兩段話裡的矛盾

所以,我們對同性戀的恨惡,真的是從上帝的律法中/或在你裡面的良心明白的?

還是那深值於集體潛意識裡的「恐同」情緒作崇?

 

另一個媽媽長期處在先生的家暴及外遇風暴裡,常常分享她的痛苦

她在教會小組裡的時間從姐妹們的關懷及代禱中得到很大的安慰

並且在查經中神透過祂自己的話堅固她的信心,對自己、對神、也對這樣慘烈的生活

我跟她才剛認識、並沒有很深的交情,有次我忍不住白目又沒禮貌地問:

「妳有沒有想過從這段婚姻中離開?」

我話一問出口我就知道我說錯話了,任何一個女人遇到這樣的狀況怎麼可能沒想過?!

但她還是很有耐心地回答我說:

「我有想過。但考量我自己跟孩子的狀況,我離開這段婚姻不一定就會比較好

 最現實的狀況就是我沒有謀生的能力、也負擔不起孩子成長過程中的費用。」

從她說話的口氣及表情中,我感謝神讓我認識這樣的姐妹,她真的好勇敢!

這時其他姐妹也幾乎是同聲說:忍耐!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上帝會與她同在、給她力量

 

我從這些被家暴的、歷經丈夫外遇的、有特殊孩子的姐妹身上真的學到好多

我知道她們走在一條好苦好苦的道路上、而她們的問題並不一定因禱告而就得到回應

我看見她們對上帝的信心、看見肢體的接納及愛、

看見我們基督徒在苦難中的盼望與所持定的信心有多麼寶貴!

 

但同時也想,我們對不同的罪的對待方式為什麼差這麼多?

願意忍耐暴力罪行的、卻不准自己同性戀的孩子帶同性伴侶給他認識

一些在廣義的父權主義下受委曲、飽受折磨的家長

卻施加同樣的威權暴力在他們的孩子身上!

他們期待挽回他們的孩子、卻使得孩子離神愈來愈遠....

 

我不知道我們基督徒到底憑著哪一條「誡律」來阻擋哪一群人來到上帝的面前

你沒有罪嗎?你是悔改了你身上全部的罪才認識上帝的嗎?

我們豈不是因為認識上帝的愛才能深切知道我們罪人的身分、且壞到無可救藥嗎?

我們豈不是因為上帝的大能幫助我們從我們的罪裡悔轉、起死回生嗎?

我在教會裡覺得這些媽媽們真的好棒、也感謝神為她們預備了這麼好的教會、姐妹

她們在這裡可以暢所欲言、可以得到關愛而不用一直遇到像我這樣白目的人

持續問她們:「那你為什麼不走出妳的婚姻?」「妳有沒有禱告?」「妳有什麼罪還沒有認的?」

我以為我在替她們想辦法、我以為我可以替她們解決她們的問題。但驕傲的我真的不行!

這群姐妹最讓我感動的正是:她們全然了解並接納發生在肢體裡面的痛苦

 

愛,如果不是盡全力「了解」並接納,那還是什麼?

 

所以每當我聽到教會團體大聲疾呼要阻擋、拒絕同志遊行時,我很難過

(任何的少數團體想吸引大眾對某個議題的注意、爭取自己的權益,

 遊行集會通常是個非暴力的好方法不是嗎?)

每當在教會或任何的網路上看到某些同性戀被「醫治」的見証,我很難過

(我不是難過這些人被醫治,而是擔心這樣的見証帶來的誤會有多可怕)

每當知道我的某個同志朋友可以在教會小組裡分享他生活上所有的難處

、除了他的性傾向所帶給他的,我很難過

(事實上我覺得他們生活中大部分的難處還是來自他們與眾不同的性向)

我們多少次扮演了向行淫婦女丟石頭的法利賽人的角色?

我們以為我們堅守了上帝的命令卻逼得這些人只好愈來愈遠離上帝

 

這一切的糾結直到我看了【為巴比祈禱】這部電影後全然被挑動了起來

當然這不是第一部談宗教與性向的電影,這樣的電影太多了

但同時,我身邊的巴比也太多了。只是他們沒有自殺...yet?

【為巴比祈禱】的小說裡記錄了更多電影裡沒有演出的細節

例如巴比的日記,他酗酒、嗑藥、當男妓、又總是進出進出教會的掙扎過程

(我彷彿看到我身邊朋友的影子...)

以及過了十幾年後,巴比的媽媽,60歲的瑪莉葛菲絲

,成為人權運動者十幾年後,已經離棄她的信仰....

由於她不願意接受她的孩子可能正在地獄裡受苦的事實,她不再相信地獄的存在

以致於,她也很難相信天堂、相信上帝、相信耶穌是唯一的道路...

我,非常,非常,訝異

這部1995年改編的【為巴比祈禱】所揭示的沉重傷痛

在2010年的【胡士托風波】用輕鬆幽默的手法仍無法輕鬆帶過

我們看到時代在改變、卻仍沒有辦法提供一個相對安全相對接納的環境擁抱他們

所以,我會為巴比、及這世上千千萬萬的巴比們祈禱.......

這樣的沉重,大概會在我心裡很久很久

 

講到這裡,我覺得我必須說明我的性向:我不是同性戀者。

我不是要跟他們做區隔

我只是想以一個非同性戀者的身分、為巴比說話、為我的朋友們說話

他們在世界各個角落裡、以不同的方式生活在這世界上

他們或許不會來我的網誌或facebook上按一個「讚」

我只是想對這些朋友們,特別是同志身分的基督徒,表達我小小小小的關懷及支持

希望你們可以認識上帝、並且持續認識祂

上帝,是罪人的上帝。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ber
  • 我也為巴比祈禱 因為我也是同志 但我認識的主 祂是充滿愛的主 不只是活在別人說的教義裡的主 我是這樣相信
  • 疑,你也是基督徒嗎?不知回覆你看不看得到

    Su Tiffany 於 2011/05/02 02:11 回覆

  • amber
  • 恩 我也是基督徒 現在也一直查經 想找(答案)
    因為我相信 即使是聖經 它也有歷史性 以及上下文脈的考量 我想找出亮光
    我相信來自愛的 值得我去奮鬥!
  • 我覺得你很勇敢!請繼續為你的人生奮鬥吧!
    我也會把你放在我的禱告名單中!
    堅持下去!!

    Su Tiffany 於 2011/06/08 07: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