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前的期待。短宣期間的挫折

 

從短宣回來已經一個月的時間了,短短八天所累積的相片及影音檔已經把我的硬碟塞爆,而我的分享見証文字部分遲遲沒有下筆。出發前我去剪頭髮,我的設計師和我聊到他和幾個設計師組成一個「義剪隊」、不定期到療養院去替裡面的人剪髮,他跟我分享他因著這樣的善舉而有多麼滿足、療養院裡被他服事的人有多麼開心、而這樣的經驗有多麼特別。那也是我在出發前對這趟短宣的期待:好像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些什麼,好像他們會因著我們這趟短宣而得到什麼,好像,自己的生命也可以因著這次特別的經驗而被改變什麼。

我的期待卻在我們去的第一天就受到挫折。我這次主要被分配到的工作是數學課輔,出發前我已經按著當地的數學課本內容、把小學及國中的數學講義都預備好了。第一天晚上的數學課輔時間,我們把講義按年級發給院童們做的時候,孩子們看著講義做不出來的臉都快哭了、同時我也跟著快哭了,原來這群院童的程度比我們原先所預估的還要差!第一天的課輔,孩子們受盡挫折、我也受盡挫折。好在之後的課輔同工們都按著孩童們的狀況臨時做了一些更動,使得數學課輔得以順利進行。

短宣的行程很緊湊,但對我這個第一次參加短宣的人來說總是有種「在狀況外」的感覺,要看、要了解、要體會的東西太多,時間卻過得太快。同工們每個人的個性及恩賜都非常不同、意見也大不相同;再加上語言不通,跟當地同工們的溝通初期並不熱絡;也愈發了解宣教的困難超乎想像,宣教士所遇到的很多問題我們完全無能為力。我從第一天就不斷想一個問題:上帝安排這趟短宣,祂想讓我看到什麼?而我又從中學習了什麼?在出發前的同工會上,慧蓉姐不斷提醒我們:「你們在短宣期間每天一定要自己找一段和上帝親近的時間」,我學習每天早上在一切事工開始之前先向上帝禱告,把所有的困難及問題帶到祂面前交托給祂。事實上,我們每天遇到的狀況,除了禱告,似乎什麼也不能做!

 

宣教士毫無保留的擺上

 

這八天的時間我們除了與院童及當地同工們相處交流之外,也參觀了一些教會及宣教機構、探訪了幾個宣教士、同時也逛了當地的夜市及市場。我們的探訪行動中距離我們最遠的是邊龍村的陳老師。從院內出發大概四個小時的車程、途中車程顛簸。陳老師非常熱情招待我們吃雲南火鍋、之後並邀請我們到她的住處聊天。她跟我們分享著她這十年來服事這群少數民族的心得,從剛開始語言的障礙、到後來她必須用當地的語言教導聖經;她一直希望能夠幫助他們在信仰上扎根、可是扎根的工作卻不容易,信徒們始終在教會中來來去去;他們教會的場地一直是租的,透過禱告,今年有人捐地讓他們建教堂,她特地帶我們短宣隊去看那塊地、並要我們站在那塊地上為建堂能順利禱告。

看著陳老師簡陋但卻舒適的住處、聽著她熱情卻略顯激動的言語,在沒有到這個地方以前,我很難想像一個台灣人可以在這樣完全不同文化的環境下、服事著不同種族的人這麼長一段時間。雖然無論在服事或建堂上面她都遇到很多的困難及攻擊,可是從她的分享裡我聽到了她對這群人的愛、及對上帝無比大的信心。

這次探訪了這麼多的宣教士,他們給人的感覺或柔軟、或嚴厲、或熱情、或激動,你都能從他們的言語行事中看出他們在做一件很不容易、甚至是很難讓人理解的事。短宣期間倪哥恰逢母病喪,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讓我們知情、也並無更動短宣隊的任何行程;即使因過度悲傷感冒加劇、仍與我們一同驅車前往探視遙遠山區的宣教士。看著他穿梭在院童之間,時而關心他們穿得夠不夠暖、時而安慰受委曲落淚的小小孩。我們可以從他臉上看出悲傷、卻看不出他慌亂了手腳,他,仍是那位受上帝托付、忠心擺上、服事這群失了父母的小朋友的「倪主任」。

 

對於宣教。新的眼光

 

這次的短宣,在某些層面顛覆了我過去對宣教事工浪漫又天真的幻想(而我相信這也是上帝的心意),但上帝同時也賜下新的眼光讓我看見還有那麼多地方、那麼多人需要認識耶穌,也讓我看見有這麼多祂的僕人在世界各地為了宣教的工作而努力。神的愛在那些貧窮、缺乏的孩子身上彰顯,我同時心疼他們什麼都沒有、又羨慕他們這麼小就認識耶穌。耶穌說在天國裡的人都要像小孩一樣,他們禱告的臉龐好認真、彷彿那一刻他們並不是與我活在同一個空間裡向任何實體可見的人說話,但他們禱告的內容卻又如此生活化及真實。我曾以為我是要去服事、其實我真的是被服事,被這群小朋友單純的愛服事、被宣教士的忠心刻苦服事、被錫安之家同工們的謙卑服事,當然,也被我們這次同行的隊員們熱切愛主的心服事。

這八天,真的過得好快;而不捨,也真的好多。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