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跟一個最近剛認識的好姐妹聊了很久的天

本來我以為我這個布落格沒什麼人會來看、我可以暢所欲言

後來發現只是沒有什麼熟人會來看而已...所以我照樣可以暢所欲言^^

 

要跟一個人介紹自己是什麼樣子的人,不太簡單

當然我很感謝有人願意花時間認識我,畢竟我是誰啊~

我的硬碟裡面最早的照片是從1999年開始

我把每年抽了幾張具代表性的照片出來給她看

讓她從照片裡認識我、及我十幾年來的轉變

我自己好像也go over了一次我這十年來

  交了哪些朋友、做了哪些事、去了哪些地方、追求過什麼、感受過什麼

  有沒有後悔的事? 有沒有當時很在意現在卻雲淡風輕的事?

  有沒有現在仍然想繼續追求的事? 有沒有,還在等待的事?

    當然答案都是肯定的~

只是她很訝異我怎麼每個階段的樣子完全都不一樣

特別是我所散發出的氣質 及 我的眼神

她問我 怎麼適應這樣的自己?

 

嗯,很好的問題!

因為我到現在還不適應!

 

我看著照片中的自己 我的眼神、當時的男友們、當時的生活

你要說我不懷念某些時期嗎? 看著照片我會說,非常、非常、想念!

可是我回不去了,也不會想要回去 就像當時那個大魔王給我的答案一樣

  我曾經好愛好愛過一些人、也曾經好痛好痛過

  這些幸福及傷痛仍然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我的生命中、或許也還默默影響著我

  我也好多次對自己很殘忍,你問我有沒有後悔?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我很感謝自己當時的那些決定

    因為這使得多年後的我得以保留著最最最美好的回憶、而我很珍惜

    並且這也是我當時可以這麼殘忍的最終用意。

可是這些片段我也不常想起了

現在的人生,被現在的自己想追求的所推著走、甚至是快跑

而這被推動的人生裡所要求或說塑造的某些人格特質及生活模式

  也使得我不得不放棄某些我的確很想保留下來的人事物及自己

所以,你說,我怎麼能適應呢?

 

你把我定義成灰色的,我很同意

我曾經想換過別的顏色,我以為我可以替自己塗上不同的顏色

努力過、也失敗了 我還是徹底的灰色

可是我後來放棄定義自己跟別人的顏色了

  因為看過灰色的沙在太陽底下像黃金一樣閃閃動人

  我不能改變沙的顏色 可是我可以去追求它所反射出來的耀眼

雙胞胎現在還有沒有那麼黑、那位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也還是讓人摸不著

那位你說是我的同類的我已經不知他在哪裡

他們在我心裡的顏色都淡了

可是我看過好多人的顏色被改變

同樣的力量也改變了我的眼神、改變我所追求的

其實搞不好有些人看起來,我的顏色已經被改變了

 

我不適應什麼?

不適應從一開始的被吸引、到後來被改變

不適應被過去熟悉的人所不熟悉、被沙子反射出的光茫給閃了眼

不適應因為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喜歡現在的自己

不適應因為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那麼滿足於現在所追求的

過去已經付出好大的代價、追求下去還要繼續付出更多代價

擔心自己只是被人性中的「承諾續擴」所限制

擔心一切都是虛無

 

今天談的東西其實沒有什麼新發現

不同的主題我過去在不同篇的布落格裡都談過

為什麼要再剖析一次?

因為這些都不能再弄痛我了

我第一次不是為了傷痛而整理自己。

 

希望我也可以把這樣的幸福傳遞給你。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