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教你的?----神學教育的困境】 劉曉亭牧師在Facebook上的文章

 

牧師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就不便多說了……

倒是還在山上練功的,可以叫出來聊一聊嗎?……

要是聊的結果,是一堆要為師傅報仇的,雪恨的,是自己人生過去的不順遂要以闖蕩江湖來洗刷的……我看,趁著還沒掀起江湖上另一波腥風血雨之前,廢了他們武功吧 。

又或者,未出江湖就天天想著武林盟主的寶座,嘴裡嚷著『渴望復興』,心裡想著教會復興,(所謂教會當然是自己的教會,難道還是別人的教會嗎?ㄘ ㄟ)我看也一併打入冷宮才是江湖之福。

也說不定是出身小地方,小宗派,自己又非名校出身,想證明自己以外,順便報效過去栽培系統養育之恩的,照聖經說法,就是硬要證明拿撒勒也有好貨色的人,我看也請他另謀高就,世界上有名有利的地方多得是,不必來倘這個渾水。

 

說也奇怪,大家都知道江湖險惡,偏偏還往裡跳?是不信邪還是中邪?

 

其實根據我自身經驗跟田野調查,上述原因都不是真正充分的理由,『整頓江湖』以及『正義的呼喚』才是年輕一輩闖蕩江湖的動機

不過,先不管動機,我們直接切入重心,請問大家下山畢業後,有何打算啊?這個問題比較實際喔。

答案就是,『不必打算』,只要宣佈『江湖,我來了』就直接投入就業市場,目前缺少傳道人的教會一大堆。

然後呢?然後要追隨前輩腳步,吃苦耐勞換取他日榮耀……聽不懂?算了。

 

簡單講,就業市場有幾個選擇

第一,去大公司,資源多,福利多,但是薪水少,因為他養很多人啊,拜託…不過好處是,來上課跟聽道的人也多,可以學到的也多,日後自己要創業,比較容易,這樣很明白吧 。萬一閣下是個人才,系統不會虧待你的,再有恩膏的領袖總會老啊。

第二個選擇就是先從偏遠地方開始待,天高皇帝遠,不會有人評估績效,自己也比較沒壓力。然後?然後伺機而動啊,還要問?

第三個選擇就是自己出來創業,或是幾個人合夥,業績做起來當然沒問題,作不起來的話,再去投靠大公司,反正鴻海這種公司永遠缺人。再不然,就跟大公司談合併,了不起招牌改一下。

第四個選擇就是投入海外市場,反正海外也缺人缺得兇啊。

 

讀者諸君發現問題了嗎?那就是,傳道人必須跟著市場走,不然就沒出路,管你當年如何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被上帝跟撈金魚一樣撈到台前獻身,畢了業,只有一條路,就是投入就業市場,但是要記得轉換用詞叫作『服事工場』或是更文雅的『服事禾場』。

問題是,『傳道人跟公務人員分發有沒有二樣啊?』傳道人除了就業市場保障頗高以外,究竟與其他行業有何差異?

答案是,『沒有』。婚姻跟健康折損率大概比電子業高很多,因為相對福利跟收入都不成正比,壓力卻差不多 。

在這種惡劣環境下,傳道人唯一的心理寄託就是『為主受苦』

那可不可以翻一下聖經,甚麼地方指示我們用這種方法受苦?這跟修士鞭打自己有什麼差異?恐怖耶。

這些問題拿來問已經在江湖行走的,肯定沒答案,他們只有一條路,就是受苦到底,並且以受苦為榮,不然怎麼辦?妻兒受苦都是神的旨意跟揀選。

但是,在山上還沒『出山』的(不要翻成台語喔,雖然很貼切),可不可以請各位想一想,你就這樣跟著跳?把委身與挑戰全部喪送在你早已知道的江湖上?這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精神,我怕早晚養出一個敵基督來耶。因為根本不合真理。

傳道變成一個事業,教會變成企業,就是江湖形成的主因,與聖經無關,更不是神的心意。

把對教會組織的效忠,等同於對基督的委身,這種『希特勒』神學,就是今日江湖的禍根,更何況,其中還有利益,權力,跟名聲……哇歐……真刺激。

還在山上的神學生,我們可以信任你們嗎?還是一切都在預期中?你們只是在分舵等待總部呼喚?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一下,『如何按照聖經教導來建立教會,整頓江湖』,不是神學院應該教的嗎?

糟糕,被你發現了,也是本文的重點。

由於神學院也要活下去,背後的金主就是教會,所以,神學院只負責神學知識販售跟輔導就業,這是教會給的權限,神學院可不負責改革宗教環境,所以大家可能誤會了。

如果教會成敗在牧師,牧師成敗在神學院,那麼 ,神學院應該領導教會才對,也就是說,神學院提出正確教導,然後牧師去執行,建立合神心意的教會,教會人才回流神學院,生生不息。

很好的觀念,可惜不是事實。事實是教會領導神學院,人跟錢都在教會,神學院老師要去教會募款啊,神學院是服務教會的機關,要訓練出合乎 『教會』需要的牧師,而不是合乎聖經教導的牧師,這就是問題所在。

所以裡面的神學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答對了。

真相大白,原來,從山上練功開始就已經是江湖了,乖得隆冬,這些弟子們還傻傻笨笨地以為自己還沒進江湖哩。

師父都不說嗎?奇怪,要說幾遍你才懂,你以為師傅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覺的神仙不成?師傅自己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麼說來,整個基督教界的共識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答對了。

就算師傅願意挺身而出,批判傳道人職業化的根本問題,那他不是打翻所有傳道人飯碗,與天下為敵?就算他肯,神學院也會處理他,所以,還是專心作研究。

至於進入市場的畢業生,當年的雄心壯志……其實是這樣的,全台灣神學院的共同校訓都是:『好自為之』,這樣大家到底懂了沒有啊?

 

神學院為了根本解決這個問題,基本上都定調為『單單傳講神的話』的研究機構,訓練傳道人要會講道,至於江湖險惡,豈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學院責任?我猜,師父們多半慶幸自己不必牧會呢。校友會的功能也主要在於慶祝按牧跟牧家關懷,以及舉辦『牧會甘苦談』座談會為主。然後繼續神學販賣的售後服務,能做的極度有限。

讓市場決定一切,不只是商業現象,也是神學現象。

既然市場決定一切,當然百家爭鳴,過去神學院分為神學系,教育系,音樂系,未來神學院合理地分成小組增長系,除偶像系跟醫病系,趕鬼系,內在醫治系,跟敬拜讚美系,只是要通過教育部比較麻煩,忘了跟大家講,目前主要神學院都跟教育部申請立案,所以我不知道大有為教育部會不會要求這些相關課程可以跟民間宗教合併上課,彼此觀摩。讚美系搞不好被要求加入歌仔戲唱腔跟布袋戲僑段,那就看大有為政府的魄力了。別忘了,未來神學院的主管是政府。

 

我語重心長說句話,『我真的替現有所有神學生擔心』,因為市場力量太龐大,不論是生計現實或是人情傳統,我都不認為你們有機會改變市場,你們連改變一個教會都去掉半條命。

太多人懷抱理想,不知江湖險惡,根本無法想像,你們未來幾年要面對的環境有多扭曲,你們的健康跟家庭會遭到多大的考驗。

不要說,『靠著神,我可以』,你們的學長姊已經以身作則示範跳火坑的下場。

 

怎麼辦?我的建議很單純,堅持你在學校所學的真理,千萬不要妥協,你必須對抗市場,而不是接受市場,你不能改變市場沒錯,但是你也可以不被市場改變,就是要堅持,整個關鍵就是要用新的教會觀看教會,所謂教會不是宗派規條,也不是建築物,更不是人數,而是每一個在主裡互動的靈魂

先知尼希米重建聖殿可以給我們參考,他第一件事就是責備以色列人說,過去被外邦人奴役,現在居然向弟兄放息取利,太不像話。

外邦人在鬼神受了那麼多驚嚇,還要來教會被二度傷害?

保護非基督徒遠離魔鬼,建造基督徒連結於神,就是這場戰役明確的使命。你愈複雜,愈玩手段,陣亡愈快。

如果你想為神建立『大教會』,我建議你回社會,你要檢討自己是否追求自我實現藏在為主做工的光環下,這是極度危險的心態。

你必須有對抗市場的決心,不是從畢業開始,而是從現在開始。你也必須擁有織帳篷的心理準備代替領薪水;不管你去哪裡服事,堅持傳福音的時間比例;拒絕雇工心態、拒絕擔任教會管理者 ,那不是你的呼召;堅持帶門徒、親自帶小組,不當開會的高層;不擴張宗派或教會勢力,不壟斷教會資源;堅持無牆、堅持聖徒相通,不阻斷不同教會的信徒互動;不當牧羊犬監視羊群、數點數目,而是當牧人去愛他們 ,為了基督而愛不是為炫耀自己的人際關係;不斂財,不攀炎附貴,不收不當利益(你相信有牧者收墓園或靈骨塔回扣嗎?);不建立自己的王國,不操控會友,不刻意經營自己在教界名聲。只要有一絲妥協,保證魔鬼讓你兵敗如山倒,殘酷得不得了。

 

薪水與福利毀掉很多傳道人,所以真的要有織帳篷的本事啊,靠福音養生不等於『只能靠福音養生』。

我看過許多晚節不保,我見過許多中途跌倒,我見過權力帶來腐敗。

要效忠於神高過宗派與堂會,『怕神,不怕人』是所有練武者的血訓,沒有決心,就去當老百姓吧,不要以為進江湖比較討神喜悅 。

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學長姊如我,懂得比各位多,那為何陣亡?底下講我的看法,不是學術研究喔。

 

第一就是,我們這一代都是在威權底下長大的,不具備革命的膽識,我們的生存哲學是逆來順受,我們慣於順服,習於妥協,我自己在這個系統呆了快五十年,『批判』是會被打壓的,『乖』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我看著同伴犧牲家庭,困惑著聖經說,『不能管自己的家,焉能管神的家』,我為同伴跟自己流淚,卻無力改變,我看著很多師母得憂鬱症,我知道很多牧者自己婚姻與家庭千瘡百孔,卻遮掩著去輔導別人,人在江湖啊…

但是時代變了,我恨自己覺悟太晚,我浪費太多青春,我不後悔學到的東西,但是我悔恨太多傳統被當作真理,我們有包袱,有過去,我們是上一個世代了,不要跟著我們走,不要跟著宣教士走,只要記取我們的精神,但是要跟著耶穌走,緊緊跟著祂,你們活在後現代,要勇於解構不合聖經的東西,所以你們是有機會的。

該堅持的,合於真理的,要百分之百堅持,我們這一代犯的錯誤就是『部份堅持』太多妥協,當濫好人,所以未能扭轉乾坤,不守真理下場很慘,就是自以為為主受苦,其實是作無謂的犧牲。

這不是慫恿大家革命,相反地,是拒絕革命,直接走出新局,大不了就是開拓一個合聖經觀念的教會,這不是挑戰傳統教會,而是挑戰你自己的荷包,傳統教會可是各位的衣食父母,你抗拒得了這個誘惑嗎?你不是要有決心跟大家過不去,而是決心跟自己的保障過不去,你是丟下本來倚賴的資源喔,這個更殘酷。

所以我強調,準備織帳篷,不是標新立異而是回歸聖經。我身邊愈來愈多傳道人走出體制,不再仰望體制奶水,也不從體制拉人,分裂教會,而是真正回到傳福音的呼召,作自己有負擔的事,生活很清苦,但是無悔。我們不是被呼召到一個組織來掌權的

我們被逼上神桌被供著成為『變形金剛式』的神人,你們可以一開始就拒絕上桌。

 

第二,我們是經過戰爭驚嚇的,我們比較在乎『活著』,所以我們容易包庇濫情,我們缺乏一種武士精神。

所有的武者都應該有一種決心,若我失去武者特質,請同伴不必客氣,下手作掉我。這比包庇『同梯』有骨氣多了,該對同學跟學長學弟下手,不要猶豫,連掃羅這種過氣的戰將都懂得不死在敵人手上,寧可請身邊小兵刺死他。

我建議現在的神學生彼此立約,將來誰也不准包庇誰,我錯了寧可你開一槍斃了我算是尊重我,缺乏這種氣魄,請打包回家。我們需要有戰鬥力的接班人,傳道人不自理門戶,難道等他人來清算?回歸聖經這只是個『用愛心說誠實話』而已,是我們自己把場面搞難看的。

你可以為主而活,在每一個崗位,不一定全職嘛

至於神學院高層與師傅們,不能再躲了,帶頭開拓教會跟檢討教會亂象吧,難道『負擔是教導』就等於不必傳福音?神學院不是修道院,不敢挺身而出,很快就走入歷史了。

 

不能再爛下去了,這就是這個系列的結語。


(感想待續)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