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學期初,我A班的某個學生跑來告訴我

他受魏德聖的影響想當導演、念到大三休學回補習班打算重考影劇科;

過不久,我B班的某個學生跑來告訴我

他大學念電機但這不是他的興趣所在、所以休學回來重考獸醫系

那是他真正想從事的行業

 

上個禮拜我一進到補習班,就聽見大家激烈地討論著一個學生

原來我A班裡一個學生疑似課業壓力太重,聽說他拿刀砍傷了父母

他就坐在第一排中間、講台前面的位置

我知道他,上課很認真、回應很熱烈,但他的四周似乎有個隱型牆把他關在裡面

當然,那天,他請假了。而我不知他日後還會不會出現在我班上....

 

昨天我上B班的課

上到最後一個小時,忽然聽見一個學生大聲咆哮了一段話

他平常是個安靜的學生,上課也很認真、但眼神有點說不上來的解離感

我發現狀況不對、把他拉到教室外面追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他講了很長一段我聽不懂的話,類似世界要毀滅了什麼之類的...

最後丟下一句:反正數學怎麼算都算不會,認真有什麼用...

 

【這世界上很多人為了「生存」在奮鬥、但也有另一些人為了「生存之欲望」在奮鬥】

 

我教書這幾年來很少感受到那麼大的振奮、卻也第一次感到那麼心痛

特別是這兩年,學生似乎跟這社會一樣也在M型化

但就跟這個世界一樣,窮人占大多數

只不過他們失去的不是經濟資產、而是夢想資產...

對人生不再存有夢想、目標、和盼望

 

教書這六七年來,幾乎年年都會有學生問我:「老師我們為什麼要學數學?」

這個問題對數學老師來講就像是個年年都要考一次的陳年考古題

我幾乎年年都要寒窗苦讀這個考題、但似乎年年的答覆都沒辦法讓我金榜提名

上課時學生不認真又空洞的眼神讓我心痛、但認真聽課也一樣空洞的眼神讓我更心痛

 

我一個年紀輕輕就已功成名就的朋友

(應該可以這樣說,畢竟他的成就已算是金字塔頂中的塔頂)

問他的父母說:「人到底為了什麼活下去?」

這個問題大概已經榮登「遺書中最常出現的句子」前五大

他父母被問傻了,活下去還需要什麼理由?況且這個兒子已經什麼都有了

 

我們賺錢、我們運動、我們交朋友、我們享受美食、追逐藝術之美、談戀受....

花好多時間看心靈成長的書、上昂貴的心靈成長課程

我們把每天的時間排得滿滿以致於每件事都只能分配到一點點的時間

然後再把一些次要的事填滿以上這些事之間的空隙

用「草木禾階」取代「金銀寶石」在我們的地業上建造房屋

如同拿無花果葉來遮掩赤身露體的羞愧

其實我們不都是「追尋者」嗎?

追尋人生的意義、追尋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角色、企圖拿到一個世界公民的ID

直到有一天我們發現目前找到最好的答案竟然是「不要去想這個問題了」

這個答案深深打擊我們儲備好久的「盼望」資產

哈,所以即使在教會裡也隱藏著很多「佛教骨、基督皮」的基督徒

 

那兩個學生的事這一個禮拜內在我腦子裡反複思索

我一個補習班的前輩說:「不要想太多、你把書教好就好」

「為什麼要學數學」這個問題就是「為什麼要活下去」的前身

這真的是個不重要的問題嗎?

我覺得會問這個問題才是追尋的起點

先要有蓋房子的欲望、才會開始有蓋房子的行動

先有草木禾階的建材、然後才會學著挑選金銀寶石

但沒有耶穌為地基,不管房子蓋得多高都經不起小小地震的考驗

我們需要一個名字、一個ID,這個在生命冊上的名字才是我們呼召的起點

若沒有耶穌,「空」就會是我們的終極答案...

而這個答案不會帶來盼望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