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加拿大的事幾乎詆定了。再兩個月我就會在Montreal、進入Concordia University附屬的語言學校就讀。

去年四月阿媽生病,我崩潰了兩個月無法運作;緊接著,被神透過幾個教會姐妹把我撿回來,然後我參加兩個分別為中英文的查經班、進入神學院就讀、並加入探訪隊服事、又進入教會裡的一個支持團體;同時間工作量又增加,並且每個月都下高雄去探視阿公阿媽、一直想跟他們傳福音。今年過年期間阿媽的狀況很不好、幾乎要走了,我再次崩潰,哭著跟爸爸說我想真正休息一段時間、又哭著打給老闆辭職,這兩個人都被我嚇到了,特別是爸爸的不知所措讓我心疼;我把工作量減少下來、停止神學院及查經班的課程、暫停服事,增加團契的時間。

【真】

如今又進入四月了。這一年來,我感覺我內裡有一些重大改變,我這輩子不曾像這一年必須時時刻刻禱告才能繼續睜開眼睛把日子過下去的光景,我著實體會到什麼叫做"the poor in spirit";保羅為自己身上的刺只向上帝禱告了三次,他的信心大到我真是不可思議,上帝回答他:「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回顧這一年,我真是屢經患難卻不至於死亡,上帝透過許多的經文直接向我的心說話,通常這種時候我都哭到不能自己;祂也透過肢體的關懷及體貼接納讓我實際感受祂的愛。這一年來無論是讀經、或是屬靈書籍,我感受我不是單單增加對神的知識、我感覺我是把這些話語吃進去了,這些話語變成我生活的能量、食物、及醫治我的藥;我與人的相處不再禮貌而疏離,我會放心悲痛、用力憤怒、連我的笑容也真誠誠懇、我的禱告也真切。我好像愈來愈貼近真實的自己、活得有如加拉太書裡所形容的自由。

對於苦難,我的理解更深層了。我明白這是上帝祝福的管道,使我們在祂面前可以更謙卑地放下自己、而祂就開始替我們做事。

今年一月我在朋友的強力推薦下半推半就地申請了加拿大的working holiday visa,你若問我對去加拿大有什麼期待,我會坦白又真誠的說:沒有期待。這五年來,我幾乎不知什麼叫夢想、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我可以行程滿滿卻不知自己在幹嘛,為什麼要工作?為什麼要聚餐?為什麼要運動?為什麼要活著?我都可以做、但卻不知自己在幹嘛。申請的過程一路都順利,我看到網路上其他同樣申請WHV的人每天緊張兮兮地詢問審核進度、調查當地生活的資訊,相對於我的冷淡,我一度懷疑我自己是不是在浪費時間,我連一次都沒為我的申請會不會通過而緊張、也完全沒有去搜集任何資訊,但總之三個禮拜前,我接到審核通過的email,然後又在沒有任何資訊的狀況下接受了一個姐妹的幫助,我的語言學校也有了、住的地方也有了、連教會都有了;她弟弟是個牧師、在當地牧養一個華人教會,我竟然要去跟牧師一家人住在一起了!這一切快到我現在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Montreal一直不是在我腦袋裡去加拿大的選項,我怕冷,Vancouvor比較像是我會選的地方。事實上我申請完語言學校後才上google map查了一下Montreal到底在哪裡;並且我收到語言學校的入學審核通知信兩三天後,也就是剛剛,才知道我竟然要去一個法語區學英文!這一切只有兩個可能:第一,我是一個白痴;第二,神的帶領就是如此。

前天玖玫姐問我:「敏慈,妳現在的議題是什麼?」我一時之間還真的回答不出來。我想我的問題還是都一模一樣,只是這些事現在都不在我腦袋裡跑、似乎不那麼困擾我了,我與上帝的關係不太一樣了,以前我不認為祂回應我任何的禱告,現在,我禱告,祂要嘛就是透過經文回答、要嘛就是我從生活上找出祂做事的線索,我感覺我的接受器變敏感了,祂的回答都震耳欲聾、並且直擣問題核心、完全不是靠我的頭腦去想像出來的。

【美】

昨天我跟爸爸說我決定要去加拿大了,他說:「妳全權決定」,我忽然感受到一種很奇異的美感。這句話,從小到大我幾乎沒有聽過他對我說,他的掌控如影隨行。他以為我出國是在追求夢想、很多人都這麼以為,我也不想辯解了。我不知道神為什麼會這樣帶領我,我現在的感受很像耶穌對彼得說的那句話:「你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腰帶、隨意來去,你年老的時候別人要替你束上帶子、帶你到你不想去的地方」這句話雖然是耶穌對彼得個人發出的預言、不適用於所有人,但我的感受就是如此。不是說我不想去加拿大、或去哪裡、或做什麼,我是真的感覺我在地上就是寄居的、是客旅,到哪、做什麼,對我來說都好、也都沒有那麼好。今天跟老闆辭職了,只談不到十分鐘,我以為要談個至少一個小時,老闆很支持,他笑著說:「這一切冥冥中好像安排好了」,我愣了一下,對他笑了一下,其實我心裡想:「你的這個反應才是神安排好要來給我驚奇的!」。是的,神預備。

我真的好愛阿媽,愛到我光用想的就心痛,我不知道她還會活多久、她以後會不會在天國中與我相會,我知道這個答案我一輩子也不會知道、直到我見主那日。她是我心中最柔軟的那塊地方,是我可以表現所有真、善、美的對象,是我在地上的根,是我這輩子只要活著就會不斷在上帝面前持續代求的人。這個人,養育我長大、也是讓我再次經歷上帝的記號與疤痕,在我學習交托的功課上在我心裡劃了一道深深的傷口,痛、卻很美。

加拿大,會是我另一段自我追尋的旅程。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