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一年回顧 20130607

在Montreal滿一年了,一年是個很好的回顧點。事實上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搞不清楚我出國幹嘛,而我也不是不願意回答,人生有些時刻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才需要出走,要等走過了、分析整理過後,才慢慢知道自己在幹嘛。就好像生了一場重病,病重到需要把工作辭了、也暫時跟家人朋友說拜拜,然後住到醫院裡好好養病。若以一個病人的心態出發,你就會知道問他「為什麼要住院養病?」「為什麼選這間醫院?」這種問題是有點怪異的,當你還沒準備好怎麼回應一個人掏心掏肺的自白時,記得,不要問得太詳細。或許當時想出國的動機只是為了逃離所有熟悉的一切吧(我也從來沒有否認過這個動機),逃離所有痛苦來源、逃避自己無法面對的人事物。暫時先不承擔工作上、家庭裡的責任;到一個新的地方,以一個全新的身分、新的理念,活在不同的朋友、不同的環境當中。想把那個失落的、曾經快樂的自己好好找回來。

找自己?是的,我記得有個人寫過一句話:「尋找自己的代價是昂貴的」,我不能同意他更多。除了金錢上的消耗、同時又沒有收入,孤單無助感的不定期來襲、語言的障礙、對未來茫然又無目標、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及歸屬感、他人不知該如何定位你......這每一點都很要命!旅途中有很多過去想都沒想過的挫折,挫折感幾乎貫穿我全部的旅程;但我同時也知道,一個不處理過去的人也是個無法成長的人,旅途中當然也有不少收穫,這一年來我逃掉了很多事、同時也另外做了很多事。整理自己的旅途,想給自己一些鼓勵吧。



語言學校:出國的第一步


大部分的人出國前第一件事就是先找語言學校,我在台灣就先報了Concordia University十週的全天英文班,先說,我對這間學校沒有任何意見、我也相信裡面的老師不是每個都像我遇到的一樣,不過,我的第一個挫折及第一次感受到文化衝擊就發生在這裡。我自己當了七年的補習班老師,我想像中的語言學校是像補習班那樣,每節課塞很多東西給學生,而我身為學生的責任就是一直不斷地學習。錯!我在Montreal的第一個月就發現,原來世界上不是每個人種都像台灣人那麼「勤奮」。加拿大算是社會福利極好的國家(怪不得那麼多人想移民這裡)、國家的天然資源很豐富,Montreal的文化遺產幾乎是加拿大之最,在這裡一直有種慵懶的感覺,「很會過生活」是比較好聽的說法,「懶隋」則是很會過生活的另一面呈現。我語言學校的老師很懶隋、脾氣也很不好,遲到早退得很誇張,在課堂上的時間也根本沒在教、出的功課也少得可憐,完全就是沒有用心在教學的老師;底下的學生上他的課時最常做的事就是在底下發呆,大家都在打混。我的前兩個月就每天生活在「今天要去上課嗎?」的掙扎裡面。我的另一個同學曾在上了一個月的課後寫email給老師,拜托他上課認真一點、給學生多一點挑戰,於是這個老師被惹火了,後來我跟這個老師也有蠻大的衝突。同時間,我當時的房東,一位脾氣很差的法國老太太,也在找我麻煩,她把家裡的網路切掉為了讓我提早搬走,我在那裡只能用微波爐、不能在家裡洗衣服、不能帶朋友回家,這些我都忍下來了。我當時還想說是不是種族歧視、正想著要不要報警,但當時我的另一個室友,一個來自法國的19歲小女生只來住了四天、第四天夜裡就給房東嚇得連夜搬走了,犧牲了一年的房租。於是我知道不是種族問題、是這個老太太過於貪婪,我想她過去利用這種方式不知多賺了多少房租。

我在這裡的前三個月相當戲劇化,遇到很多困難、但同時也得到很多人的幫助。我在這裡認識的其他台灣人都很好相處,幫了我很多。第四個月開始,我在YMCA上了兩個月的英文班,這次的經驗就好很多,老師認真有趣、教法充滿創意,同學來自世界各地、年齡分佈很廣,同學中年紀最小的只有十幾歲、最大的有五十幾歲;我也開始跟著YMCA到其他地方旅遊。就在一切看似順利時,我經歷了另一種挫折。首先,發現自己的英文並不會因為上語言學校而突飛猛進,無論說聽讀寫的能力到了一個程度就不太容易再進步;第二,難以交到真正的好朋友,身邊的同學來來去去、對當地人來說我也是那個來來去去的人,同齡的朋友大部分都結婚、有家庭和自己的工作了,「我」的定位和角色是什麼?即使在教會裡,教會裡的最小人際交往單位是小家庭,幾乎沒有同齡的單身人。其實這個困境並不是只有在這間教會才有,我總覺得大齡的單身基督總是多多少少在教會裡會面臨這樣的掙扎。Montreal的夏天真的相當精采,有參加不完的festivals、逛不完的博物館和美術館、party不斷的夜生活,但,這些不是三十幾歲的我想要花很多時間在上面的,而我對「不知道自己要幹嘛」的狀態開始感到焦慮。


神學院修課,讀書會的成立


人的不滿足總是會導致某些行動。在YMCA的課程快結束時,我就報名了presbyterian college一門將近四個月的舊約批判課程、這是類似延伸制的課,一方面是對語言學校的課程感到無聊、想上些自己有興趣的課,也想趁機在四個月內把舊約速讀一次;一方面也想測試一下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否有辦法聽懂研究所裡的課程。但,舊約批判?是的,我上到一半才發現是舊約批判這種高級課程、課程loading很大,課程中舉出很多聖經不符現實的考古証據,我以為我是英文不夠好聽錯了,後來跟同學討論時才發現,大家都對這樣的說法非常不舒服。原來這是一次信心拆毀再重建的課程,聽這裡的牧師說,通常進神學院後第一或第二年就開始會有這樣的課,等於要把我們過去的神學觀念打破、然後重建,如果還走得下去,之後對神的信心會進入另一個不同的階段。同時間我還參加了一個中文、一個英文查經班,幾乎所有時間都在念書。同時間,我想在這裡成立類似葡萄小組的團契,於是開了一個「改變帶來醫治」的讀書會。這段時間其實我覺得過得蠻充實的,雖然後來談戀愛去了而沒有把課程修完(其實也只miss掉最後一堂課及期末考),舊約也沒念完、但我念完大部分的舊約了,這幾個月重當全職學生的體驗還是很棒的。

讀書會倒是比較值得一提。其實這個讀書會進行了兩個月、最後失敗收場,我在出國前整整一年多學到的理論完全無法套用到其他人身上,我還因成立了這個讀書會而背負了很多責難。但也因為這個讀書會,我一方面認知到自己完全沒有輔導的專業能力,一方面又更肯定自己想走輔導的路,我很想結合心理學及神學的理論來助人助己。因為這次失敗的經驗,我反而學到了很多,這算是我正式開始設立夢想的開端、直到現在還在探索的路上。


差點結婚,回台灣,阿媽過世,分手


此部分,有恩典、也有管教。前男友是在教會裡認識的,當我們真正交往時,我很直接地發現我的角色有了一些改變,首先,別人不再視我個人為單位、我們兩個成了一個單位,兩人一組的單位使我在人際交往上變得比較容易,與其說我比較知道怎麼與他人互動、倒不如說其他人比較怎麼知道與我互動,這是一個很奇特的現象;再來就是,年紀已經不小的我們很快就考慮結婚、並已在加拿大這裡的教會與牧師進行婚前輔導,一旦考慮到結婚,所有我對自己的計畫都要改變了,但我心裡變得很平安、踏實,我不再是一個人奮鬥、也不用那麼「獨立」;雖然現在我們已經分手,我仍然不得不說,兩人一起奔走天路,實在比一個人單打獨鬥要容易得多、開心得多、也踏實得多。由於想結婚了,在我出國七個多月、我們交往兩個月後,我們決定一起回台及大陸兩個月,探望彼此的家人、朋友。果不出其然,旅程一開始就面臨了考驗,一踏出加拿大我們就爭執不斷,兩個人價值觀的不合不斷顯現出來,成長背景也相差甚遠,本來這一趟「宣告我們要結婚之旅」,反而成了「確定我們不適合結婚之旅」。當時覺得很諷刺,現在回頭看,我覺得神很用力地把我們兩個都往後拉了,感情變質的確不是一個開心的經驗,但也感謝神讓我們在婚前看到這些不適合、而不是婚後。

這次回台我有機會回高雄探望阿公阿媽,阿媽整個人狀況已經很不好了,瘦到皮包骨、眼神呆滯,日常生活已經全部需要仰賴看護了。我在她床前告訴她我來看她了,她的眼神清醒了一下,我知道她有認出我,她想講話、但已經虛弱到講不出話來,清醒沒幾分鐘又陷入呆滯。在高雄待了兩三天,回台北後的隔天凌晨,阿媽就過世了。我何其幸運還能見到她最後一面!仍然為她代求,願主接收她的靈魂,這個將一輩子奉獻給兒女、孫子女的老太太,一輩子苦難不斷、卻一關一關都挺過來的女子。

這兩個月發生了好多事,失去阿媽、失去男友,當時出國前想逃避掉的事全又如洪水般向我襲來。我感覺自己又是一個人、同時又急著想計畫下一步,我的「獨立」又快速跑出來了。我用最後一絲力氣很快速地決定再回到Montreal,沒有為什麼、我完全是憑著直覺做決定,我告訴上帝:「祢給了我這麼大的自由決定我的來去,祢在這近一年的時間給了我很多東西、也收回了很多東西,我只能憑著信心相信祢不會讓我走到非祢所預定的路、並且相信我的任何決定也不可能毀壞祢的計畫。」於是,在台灣待了兩個月後,不向任何人解釋、也不向自己解釋,憑著神給我的自由、加上一點點的直覺,及對祂不誤事的信心,我又啟程回到Montreal了。


再回Montreal,另一個半年 20130721


回來前,我計畫在這考完托福、申請學校,然後繼續查經、上神學院、看我想看的書、玩我想玩的東西。剛回來一個月時的確很認真在念托福,還報了一門華神加拿大分校的中文神學課程,並參加了很多活動。一個月後,我發現心裡漸漸沒有力量,單打獨鬥的感覺再次襲擊我!後來整整兩個多月的時間,躁鬱症反覆發作,著實把我嚇到了!我不斷思考:是不是做了什麼錯誤的決定?我該調整計畫嗎?我能向誰求助?我未來能走到哪去?我現在又在這裡幹嘛?回台灣又會比較好嗎?夏天好玩的Montreal與我憂鬱的心情成了很大的對比,「想太多」及「沒有力量」成了這次回來最大的議題。這一次的發病也再次提醒我,躁鬱症,就是我一輩子要面對的戰場、而我也只能不斷打仗。那段時間,剛好看到一個新聞:「標竿人生」的作者Rick Warren牧師的兒子,在27歲的年紀、因長期與憂鬱症對抗終於受不了而舉槍自盡。而在新聞前不久,我才剛在TED上看了Warren牧師在談標竿人生這本書。我不知道為什麼神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也無力質問,只求神一件事:無論這病如何折磨我,請祢不要讓我失去對未來的盼望。

我已經確定回台的時間了,再兩個月我就要回到自己的家鄉。買了機票後,心情有了很大的變化,我沒想到自己對要離開這裡有這麼難過!也更抱著感恩的心過著在這裡的每一天。謝謝上帝讓我在這個陌生又美麗的地方生活了一年多。要出國前朱姐對我說,妳回來後會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勇敢地去吧!旅程已到尾聲了,我不知道我這個人到底改變了多少,這一年來的旅途,發現自己對做決定是很焦慮的、對不同環境的適應和調整也是很慢的,我過去沒發現自己這麼需要尋求他人的肯定和意見,但在旅程裡發現了。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在Montreal,我會好好放鬆、繼續發現這個城市的美麗;邊打仗、邊學著放鬆心情。我的生命在神手中、我的計畫也在神手中,相信神會引導,祂的引導同時包含賞賜及收取,但願有一天我能坦然如約伯、說出:「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創作者介紹

一個準媽媽神學生的大腦世界

Su Tiffa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